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大航海时代论坛 >> 正文

【江南小说】好好爱【诉衷点评】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停电,黑漆漆的世界。

文韬出差,初夏回家一个人面对着蜡烛,手机没电关机了。初夏感觉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像是消失了一般。家里,静静的,只有烛光在闪闪烁烁,待在自己家里,初夏却没来由的觉得有些哆嗦,有些胆怯,有些不知所措……

窗外,一阵风吹过,跳动的火苗闪了几下,蜡烛油像一串断了线的珠子滚烫着流淌下来,融化在烛盘里,软软的最后凝结成了烛块。

初夏凝视着蜡烛,看着一闪一闪的火苗,似一朵开得妖娆的花朵,又似一个美丽的姑娘正欢快的舞动着柔软的腰肢。习惯了灯火通明,对于黑暗里面的一点烛光,初夏难以适应!

正如习惯了的幸福,成了理所当然,在不知不觉中怠慢了它。人就是这样,在习惯中麻木,在麻木中平淡,在平淡中划出一道又一道的伤痕,在沉默中拉出一段又一段的距离。

“哎”初夏轻轻叹了口气,习惯了文韬默默的付出与照顾,习惯了他的好,怠慢了对他的给予。总说文韬不了解自己,其实自己又何尝走进过他的世界,了解过他的内心?

【二】

初夏与文韬的爱情,没有什么罗曼蒂克,也没有什么浪漫满屋。每次,初夏都会笑着说,与其是掉入文韬的贼窝,还不如说是跌入小姑子设下的陷阱。总之,是被这两兄妹给“拐卖”了!

当年,17岁的初夏离开妈妈温暖的怀抱,只身一人踏入了社会,误打误撞的走进了“梦境”公司。

初夏是个很乖,很柔美,很讨巧的女孩,爱笑,笑起来,脸上绽放出两朵粉红飞霞,眼睛弯弯的,小巧的嘴唇向上扬起。陌生人面前,微笑。熟人面前,呵呵笑。朋友面前,哈哈笑。

就是这笑容,感染着身边的同事,可爱,真实。文清见到这个小可人的时候,就喜欢她,浑身洋溢着青春的光彩,单纯如一汪泉水,清澈见底。

文清很热情的拉起初夏的手:“初夏,你住我们宿舍吧,我们宿舍还有空床位,正好在我上铺。”

初夏呵呵笑着,眼睛弯弯的:“恩,好的,谢谢姐姐!”

这个文清姐姐有着一双很灵巧的手,将自己一对油黑发亮的长辫子,编团的很精致,丹凤眼,比初夏大2岁。

文清很麻利的爬上上铺,利索的整理着初夏的衣物,不时回头笑盈盈的看着初夏,初夏很感激这位姐姐给予自己的照顾。不停的说:“文清姐,还是让我自己来吧!”

“傻丫头,姐姐个头大,有劲!”

文清和初夏俨然成了一对知心的好姐妹,文清很细心的照顾着这个小妹妹,抹去了初夏初涉社会的迷茫与离家的泪水。

白天各自忙碌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下班腻歪在一起。宿舍,澡堂,食堂,留下的都是2个人亲密的身影,一个人成了另一人的影子,不管哪里何事,都有2个影子在晃动。身处异地的2人都为有这样的情谊而深深感动,虽然离开了家,却依然寻得温暖。

【三】

假日,文清邀初夏回家,家里的阿姨非常热情的拥抱了初夏。阿姨忙活着,不时的转过头来看着初夏,笑容浸满了整个脸颊。

初夏惊喜的看到一片金灿灿的油菜花,她笑着,欢呼着,朝花海奔去。

正当初夏在金灿灿的花海里,与蝴蝶忘情的随风舞动时,文韬轻轻的走进了初夏的视野。白色衬衫一尘不染,在火辣辣的太阳光下白的发亮,走在乡间小路上,他的皮鞋上竟然没有丁点泥土和草屑。

文韬很腼腆的望着初夏笑,露出一排很白的牙齿,蓬松的短发,额前有一个漩涡。初夏却笑得很爽朗,很开心,她没有因为陌生人的到来而拘谨,反而更欢快的在花海里旋转着,挥舞着。

风儿吹来,扬起了初夏的裙摆,吹散了初夏的长发,同时,也吹开了文韬的心扉……

原来,文韬便是文清的哥哥;原来,文清喜欢单纯活泼的初夏,是因为哥哥的喜好;原来,阿姨笑意盈盈的眼里,盛满的是婆婆对媳妇的爱;原来,文韬不经意的出现,是文清故意的安排;原来,初识初夏,文清想的便是嫂子的主意……

【四】

18岁的初夏,亦如几岁小女孩,比白纸还纯净,比清水还纯澈。与文韬恋爱的日子,文清成了他们的小尾巴,因为内向的文韬喜欢沉默,单纯的初夏太懵懂,他们的约会,没了文清,气氛极不轻松。

爱情是什么滋味?初夏不知道,她只知道,她喜欢每天傍晚站在11路牌下,看着一趟又一趟的11路车,从眼前停下,又开走。直到文韬终于从停下的11路车里,微笑着走来。她只知道每次送文韬上11路车,11路车已经没了影子,初夏还依然望着路发呆。

终于,他们的约会,可以不用带文清这个尾巴了。

走在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街道,文韬会很自然的牵起初夏的手,每次自己的手被握在文韬手中时,初夏都会有些紧张,文韬便会刮刮她的鼻头说:“傻丫头!”

初夏变了,变得更爱笑,她乐呵呵的,哼着小曲儿,蹦跳着。爱情的魔力吧,初恋的滋味浓浓的沁入心田,连空气都弥漫着甜甜的味道!

【五】

中秋节,初夏幸福满满的带着文韬回家,面对了自己的父母。

初爸初妈却反对女儿的这场恋爱,原因很简单,也很滑稽,文韬没有一双晶晶亮的大眼。其实初夏不知道,自己在嚷嚷着幸福爱情时,初爸暗地里去了文韬的单位,了解到文韬平凡的岗位与没有前景的工作。

文韬沉默了,带着黯然的表情离开了初夏的家。

初夏送文韬时,伏在文韬的肩头,呜呜咽咽的一直哭,哭着哭着,突然说:“文韬,我和你一起走!”

文韬拨开初夏紧紧搂抱的手,淡然的说:“初夏,怎么可以?你怎么可能不顾及爸妈的感受?回去吧!”

初夏受伤了,不是因为爸爸妈妈的反对,而是因为文韬淡然的表情。她咬着嘴唇,嘴里有惺惺的咸咸的味道,嘴皮咬破了,她全然不知。

初夏变了,笑容逐渐在她脸上慢慢隐退,直到僵硬……

【六】

回到公司,初夏在文清的怀里哭的肝肠寸断。

第二天下班,公司门口站着依然纯白衬衣的文韬,初夏的眼泪很不争气的肆虐流淌。文韬拉着初夏的手,双眼布满血丝。

文韬走了,给了初夏一封信。

“初夏:

满怀欣喜与希望的走进你的家,却被叔叔阿姨异样的眼神给否决了我整个人,这打击真的将我好一阵晕眩,都不知道该怎样踏出你家门口。叔叔阿姨犀利的目光,拧碎了我心头的梦,于是,我落荒而逃!那一刻,我只想逃离,只想远远的避开叔叔阿姨有色的眼镜。

可是,回家了,我无法忘记你看我时伤心的眼睛,离开的背影,我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我该继续争取?还是果断的放弃?

整个脑子里都是你的甜美的笑容与忧伤的眼睛,我放不下呵!

初夏,你会为了你的爸爸妈妈,放弃我吗?”

信有三张,第一张折成了心型。第二张折成了一条小船,初夏慢慢的拆开这条小船,是一首歌词《第一次》

“当你看著我,我没有开口,已被你猜透。还是没把握,还是没有符合,你的要求。是我自己想得太多,还是你也在闪躲,如果真的选择是我,我鼓起勇气去接受,不知不觉让视线开始,闪烁。喔,第一次我,说爱你的时候,呼吸难过,心不停地颤抖。喔,第一次我,牵起你的双手,失去方向,不知该往那儿走。那是一起相爱的理由(对我),那是一起厮守。

喔,第一次吻,你深深的酒涡,想要清醒却冲昏了头。喔,第一次你,躺在我的胸口,二十四小时没有分开过。那是第一次知道,天长地久”

第三张折成了纸鹤,这时候的初夏已经泣不成声了,泪水在她浓密的眼睑上滚着,滴在了纸鹤上,这也是一首歌词《男人不该让女人流泪》

“你说我让你看不清楚,你说你害怕在爱中迷途,舍不得你哭,如果是我让你觉得无助,

让我告诉你,我对这一切有多在乎。如何证明我深情的吻,才能呵护你脆弱的灵魂,我愿用生命阻挡任何能伤害你的人,就算被冷落,就算犯错,我都不走。喔,相信我无悔无求,我愿为你放弃所有。男人不该让女人流泪,至少我尽力而为。喔,相信我别再闪躲,我愿陪你

直到最后。男人不该让女人流泪,至少我尽力而为,相信我。”

文韬悄然的来到初夏的身边,轻轻的扳过初夏的肩头,怔怔的望着初夏的眼睛,温柔的说:“初夏,我会努力的,如果你不放弃我们的爱情。我相信,我们会寄予纸鹤所传过的情衷,一定会一帆风顺!初夏,你相信我,相信我……”

初夏,泪眼朦胧,大颗大颗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串串滚落,她躲在文韬的怀里,将眼泪鼻涕全蹭在文韬的白色衬衫上……

【七】

文韬从单位辞职,开始了艰难的创业之路,他的勤奋加上老天赋予的好运,文韬终于在自己的事业上,赢得了一片小小的天地,买下了三室两厅的居室。

初夏一直瞒着家人与文韬继续交往着,很多次电话里,初夏欲言又止,因为她一直都是爸妈的乖乖女,一直都遵循着爸妈的指意,开始着自己的人生轨道。

十九岁,初夏从公司宿舍搬出,住进了文韬的家。粉色窗帘,白色家具,一切布置与装扮都是初夏梦想中的模样。

第一夜,初夏躲在文韬的怀里,嘤嘤的哭泣。这个家初夏还是第一次走进,文韬却给了她诸多惊喜,都是她喜爱的。文韬很动情的抱着初夏,吻着初夏的眼睛。吻,随着泪流过的地方,逐一留下痕迹,两个人就这样抱着,哭着。终于,倦了,睡着了。

第二夜,初夏猫一样的腻在文韬怀里,羞涩的拿开文韬放在自己胸上的手,文韬笑了,很开心,很满足的抱着初夏呼呼睡去。

第三夜,第四夜,第五夜……日子哗哗流淌,初夏每天藏在文韬的怀里,在文韬甜蜜火热的吻中,沉沉睡去!

【八】

初夏二十岁生日时,妈妈来了。初夏试探着和妈妈说文韬的事情,爸爸的反应吓退了初夏,初夏不明白,为什么爸爸妈妈这样反对?就因为文韬小小的眼睛?

初夏开始绝食,第一次与爸妈开始了战争,哭着,闹着,终于妈妈妥协了,答应初夏好好劝劝爸爸。

文韬一直不敢再走近初夏的家,第一次的情景,在他心里结痂,烙成了一块丑陋的疤痕,他害怕揭开伤疤,然后有着血淋淋的颤抖的心。

终于,文韬下定决心,再次站到了初夏爸爸的面前,很男人很豪爽很坚定的看着叔叔的眼睛。经过三年的努力与打拼,文韬已经没有了第一次来初夏家的青涩,现在俨然一个顶天立地能为初夏撑起一片天的好男人。从爸爸带着笑意的眼神中,初夏知道了爸爸的心意,她忘形的抱着爸爸,在爸爸老脸上,来来回回的蹭。

【九】

第525个夜,初夏被文韬狠狠的压在床上,眼里有着团团火苗在燃烧。文韬似乎已经失去了理智,他疯狂的脱去初夏的睡衣,对着初夏含苞待放,青春白皙的胴体,傻傻的发愣。仅仅几秒钟,文韬便寻回了自己,他的手轻轻的温柔的抚摸着初夏,吻着初夏……

第二天清早,初夏朦朦胧胧中,看到文韬正目不转睛的望着自己,便羞涩的钻进被窝,发现被子与床单,还有自己的身上有着斑斑的血迹,这些血花在床单上开的那样妖娆,那样美丽,同时也刺着文韬的心。

文韬抱着初夏,轻轻的柔柔的在她耳边呢喃:“初夏,这辈子,你是我的,你只属于我,我也只属于你!”

初夏弱弱的问:“文韬,为什么在第525个夜晚,你要了我?”

文韬狠狠的看着初夏的眼睛,哽咽着说:“因为,你的爸爸妈妈同意了我们,在他们没有同意前,你不属于我,我更不能毁了你……”

就在这一刻,初夏知道,她的选择是对的,她义无反顾的跟定了文韬,不为别的,就为了524个夜晚,文韬动情的抱着自己,却又克制着男人的冲动,初夏笑了!

【十】

结婚,生子,一切婚姻中繁琐的事情,在文韬与初夏的身上一幕一幕上演。

文韬是好男人,却不一定是好爱人,他喜欢沉默,喜欢安安静静待在家里。初夏喜欢说话,喜欢笑,喜欢傍晚挽着家人的手,在小区散步。

婚姻毕竟不是爱情,生活毕竟不是成天的浪漫小语。文韬全心全意包揽着家里所有的事物,买菜做饭,买电买天然气……

因为在文韬的眼里,三十岁的初夏亦如十七岁那年穿着粉色长裙,在金灿灿的油菜花海里,与蝴蝶追逐,那样纯洁,那样单纯,那样天真无暇。

可是,初夏在日日夜夜的沉默中,开始碾转反侧。初夏说:“因为文韬不爱我了,所以,他才不屑与我说话,不屑与我同步,不屑与我分享生活中,工作中的快乐与辛酸,甚至点点滴滴!

【十一】

距离,在沉默中逐渐拉开,初夏也喜欢上了这样沉默的气氛,两人在无声的世界里,吃饭睡觉。

初夏喜欢一个人站在阳台上,静静地看着楼下。

看见了什么,不知道,听到了什么,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也不知道。只是初夏很喜欢这种静静的感觉。

或许两人人相处久了,总是会有着疲惫与各种说不明道不白的沟壑。很多事情都懒于管,很多话都懒于说。白天对着同事说太多,对着家人反倒很无语。

生活真的与感情无关!婚姻真的与爱情无关!

【十二】

初夏恋上了网络,恋上了文字,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下班回家一头扎进文字里,反倒这种沉默的感觉真的很奇妙。各自守着自己的一角,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互不干扰!

癫痫的失神小发作
青少年癫痫病的常见病因
癫痫怎样治疗比较好

友情链接:

羞花闭月网 | 鱼人公主 | 沈阳违章查询系统 | 搜狗浏览器优化版 | 仰卧起坐训练方法 | 微信总部 | 金华日报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