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金华日报在线阅读 >> 正文

【碧海小说】宿命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早上六点多钟,燕子还没睡醒,手机忽然响了,燕子伸手摸过手机看了看号码,是小倩打来的。“这么早妹妹打电话会有什么事呢?”燕子急忙推开滑盖,接通了电话。

“燕子,还没睡醒吧?我刚坐上车,中午就到你家了。”

“嗯,好的,我在家等你。”

“嗯,好吧。”

燕子本想再问问小倩这么早就去车站坐车的原因,但小倩已经挂断了电话。“反正中午前就到了,见面再说吧。”燕子翻过身又接着睡了。

快中午的时候,燕子站在公路边,焦急地向城里的方向张望着。根据自己坐车的经验,燕子估摸着车应该快到了。

已经很久没见小倩了,燕子很想妹妹。

一辆大巴在燕子身边缓缓停下,小倩下了车。燕子冲上去一把抱住小倩,刚喊了句“妹妹”,泪就流了出来。小倩推开燕子说:“好多行李呢,快点帮我拿东西。”司机打开行李舱后,小倩一件一件拉出来顺手撂到地上,一会就堆得小山一样。燕子看着惊呆了,想:“这是干嘛啊,搬家吗?”

等回到家把东西拾掇利索,小倩夸张地仰倒在燕子整洁的床铺上,大喊了一声:“燕子,我解脱了。”喊完就大笑起来,看上去非常兴奋的样子。燕子不知道小倩究竟遇到了什么情况,看着像是在演戏的妹妹,自己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一脸迷茫的表情。还没等燕子愣过神来,小倩的笑声突然间就变成了哭天戕地,燕子激灵了一下,扑到床上抱着小倩一起痛哭起来。

燕子知道,妹妹这是离婚了。

一本绿皮证书,宣布了傅明和小倩婚姻的解除。

走出民政局大门,傅明和小倩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随即各自扭头匆匆走去,瞬间消失在车水马龙的闹市中。

今年的秋天似乎来的特别早,刚一立秋,温度就伴随着一场秋雨急剧下降。站在河边的柳树下,微风吹过,小倩感觉到了丝丝凉意,她不时下意思地拽拽衣襟,刚生过孩子的肚子似乎特别怕凉。

“回老家找那个男人去。”小倩咬了咬牙,像是下了很大决心。

小倩急急地回到位于市郊的租住屋,在屋角一堆凌乱的杂物里翻出一个粉红色皮箱,手指刚触及到拉链却又突然停了下来。

房子是昨天下午才匆忙租来的。租房子前小倩想自己刚生完孩子,还要过一段才能上班,手里又没多少积蓄,于是就跑到郊区租了个便宜的单间。租完房子后小倩雇了辆小型客货两用车,把自己的东西拉了过来。东西并不多,一个皮箱,两个帆布包,三个装香烟用的纸箱,还有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塑料袋,小倩胡乱地把它们堆在了屋子的角落。

做完这一切,小倩一屁股坐在光光的硬板床上,脸上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苦笑。

“总算熬到头了,等过两天把手续一办,傅明就是单身男人了,让他赶紧再找一个吧,不能再耽误他了。”小倩这样想着就掏出了手机,迟疑着输入了傅明的号码,只需再按一下呼出键就可以和傅明通话了。

“还是发信息吧。听见他的声音我忍不住会哭的,我会说不出话的。”这样犹豫着傅明的模样就活灵活现地出现在小倩眼前。小倩用力眨了眨眼睛,傅明仍然就在眼前伸手可触的地方,抿着嘴,深情地望着自己笑。小倩呜的一声,憋着嗓子哭了起来。

“还是等见了那个男人再拿出来吧,现在拿出来万一被谁看见了就没脸做人了。”小倩这样想着,就又小心地把皮箱推回墙角,又在上边盖满了纸箱和朔料袋,又不放心地四下仔细瞅了瞅,等确定已经把皮箱盖严实了,才歪倒在床上。

燕子十七岁时来到这个城市打工,先是在一家壁毯厂干活。私人办的壁毯厂劳动强度大,上班时间长,十七岁的小姑娘哪里顶得住。一天晚上燕子网聊时遇见了一个美容店的老板,老板得知燕子的情况后很热情地邀请燕子到他的店子上班。燕子犹豫了几天后,就去了。

这是一家正规的美容店,开在一个富人小区。燕子的工作很简单,除了给客人倒倒水,就是帮人递递东西。老板无意让燕子学按摩,燕子也就不热心。

管收银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大家都叫她梅姐,整天打扮的妖里妖气的,和每一个来按摩的男人豪无顾忌地开着肉麻的玩笑,有时甚至摸摸掐掐,搂搂抱抱。起初燕子很不适应,来的时间久了也就见惯不怪,每天看戏似的,欣赏着男人女人的逢场作戏。

老板很少到店里来,一周也就来那么三两次,每次来只停一会,和收银女人嘀咕几句后,再扫视一眼店里,就转身出门了。

一个多月后,燕子知道了老板和收银女人的关系,因为每月都会有那么几次,下午刚上班一会,收银女人就会对她说:“燕子,你替姐招呼一下,姐出去办点事。”收银女人刚一出门,店里的服务员就解放了似的欢闹起来,其中一个胖胖的女孩就会说一句:“梅姐和老板约会去了,咱们又可以歇歇了。”燕子想,看样子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又过了一段时间,燕子正在帮客人倒水时忽然收到了老板的短信,老板说你来上班这么久了我们还没正儿八经地谈过话,我对你的情况一无所知。店子里人多说话不方便,中午一块吃个饭,好好聊聊。同时告诉燕子别给店里的人说,出来的时候给梅姐说有事请个假就行了。

看过短信后,燕子很激动。打心里说,燕子还是很感谢老板的,老板没有给燕子安排脏活累活不说,工资定的也不低,虽然平时没说过话,但燕子感觉老板还是关心自己的。

好不容易盼到了中午,燕子按照老板吩咐打了个的到了老板说的饭店。

老板很和蔼的劝燕子吃菜。燕子看着一桌子自己见都没见过的饭菜,拘谨却不无幸福地吃着。

老板说冬天就要来了,店子里没暖气,晚上睡着太冷,小女孩家一个人住在店子里怪可怜的。我给你租了间小房子,一室一厅,有暖气不说,还有厨房,想吃什么自己可以生火做点。老板说在外打工不能只心疼钱,也要照顾好身体。老板最后说我再给你加点工资,就算租房子钱吧。

燕子吃着菜,感觉味道很好。燕子听着老板的话,感觉比菜的味道还要好。燕子想,老板这么好,真不知道怎么报答他。

晚上下班大家都走了之后,老板来了,帮燕子收拾了东西,放在车上,然后拉着燕子来到了出租屋。

待把床铺收拾好,老板坐了下来,对燕子说:“屋里太空了,啥都没有,明天我再给你买点生活用品。”燕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一直傻呼呼的笑着。老板说:“凳子也没有,来,你也坐床上吧。”说着话,老板往一头移了移,给燕子空出了位置。燕子坐下后,感觉很不自在,两只手一时不知往哪放。

老板说你就好好的在我这干吧,你梅姐家里有事到年底就不干了,她走了你接替她,当个店长,工资能多发几百。燕子听着老板的话,心里想着自己长了工资就可以多给家里一些了,心里不免美滋滋的。

燕子还在瞎想呢,忽然就发现老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自己身边,而且手已经放在了自己头发上。燕子动了一下身子,正想把老板的手推开,老板却一下抱紧了她,并迅速把她压在了床上。

傅明走出家门的时候感觉空气非常的燥热,他抬头瞄了一眼火辣辣的太阳,压了压心里的火气,骑上摩托车一溜烟向父母家驶去。

“你不说清楚我坚决不离婚!过的好好的哪有说离就离的!小倩哪点不好,刚见面就劝我离婚,有你这样当爸的吗?”

“你不要急孩子,爸让你离婚肯定是有原因的。不管小倩好不好,这婚一定得离。”

“不可能!你知道我费多大劲才把小倩追到手吗?这才刚生完孩子,才满月几天啊!你不是急着抱孙子急的上火吗?你不是天天催着我结婚吗?你在国外喝了几年洋汤喝迷糊了吧。”

老傅霍的一声站了起来,气呼呼地说:“你这孩子,你这孩子……那好吧,爸爸就告诉你为啥让你离婚。”

老傅和爱人关系一直不好,虽然两个人同住一套房子,但多年来一直分室而眠,所以老傅隔三差五就会到某些场所找个小姐,排解排解生理需要。一天晚上,老傅在一个提供色情服务的茶楼遇到了小倩,一下被小倩的美貌定住了,直勾勾的盯着那张面若桃花的脸,直到小倩连问了三声“先生,您要什么茶”才缓过神来。老傅迫不及待地和小倩完成了钱色交易。

过了几天,老傅又兴致勃勃地去茶楼找小倩,但得知小倩已经不在了。

老傅在一个技术单位工作,是单位的技术骨干,四年前被单位公派到非洲援建。

老傅从国外回来时傅明刚好去外地出差,老傅的三哥开车拉着老傅爱人和小倩去机场接的老傅。

老傅远远就看见了小倩。虽然一去就是四年,但小倩的美貌已经深深地刻进了他的脑子里。老傅同时还看见了小倩怀里的孩子,当时脑袋嗡的一声,差点没晕过去。

老傅使劲晃了晃脑袋,想:“不对啊,我都走了四年了,孩子那么小,咋可能是我的?可不是我的又会是谁的?她来干什么?”老傅就这样想着,极不自然地向着几个人走来。

傅明听完父亲的故事后半天没吱声,当老傅又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傅明猛地拉开门,甩门而去。

小倩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外边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细雨。

小倩摸出手机拨通了爸的电话:“爸啊,孩子不闹吧,晚上少让他喝点奶粉,天下雨了,尿布带的不多,勤看着点别让他把尿布都尿湿了。”……“哦,快了,忙完亲戚的事我就回去。”……“不是他不送,是他出差了,过几天就回来了。”挂断爸的电话,小倩再也忍不住,泪水无声的划过脸颊。

傅明给小倩说这事时显得格外平静。

小倩听见傅明说“爸给我讲了他跟你的事”就知道暴风雨就要来了,从见到老傅那刻起小倩就知道暴风雨迟早都会来,只是没料到傅明会是这么平静。

傅明坐在沙发上,深情地看着小倩的眼睛,说:“乖,我想给你说个事,”顿了顿,继续说:“你得答应我等我把话说完你才能说话。”说完傅明冲小倩挑了下眉毛,小倩知道那意思是让自己表态,就点了点头。

傅明接着说:“爸给我讲了他跟你的事。”说到这里就停住了,同时移开了视线。

小倩心想傅明啊傅明,想发脾气你就发吧,想骂你就骂吧,想打你就打吧,想说什么你就说什么吧,什么样的结果我都能承受。

傅明又把视线移回来,看着小倩说:“我的想法是这样的,不管我认识你之前你是什么人,但都过去了,我只管认识你以后。”小倩吃了一惊,下意思地睁大了眼睛。“我认识你之后你一直都很好,我挑不出什么毛病,所以直到现在我还是觉得你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小倩情不自禁地用双手紧紧捂住眼睛,泪水穿透手缝放肆地流了下来。

傅明站起来,走到小倩身边,把手放在小倩的肩膀上,一字一顿地对小倩说:“乖,我们就当这件事从未发生过,你要是觉得见我爸难为情,就从此不再见他好了。”

小倩想说一句什么,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一头扎进傅明怀里放开嗓子哭了起来。

燕子自从和老板有了第一次之后,感觉自己在店里的地位又升高了许多,因为每次老板来店里,除了和收银女嘀咕几句之后,还会专门给自己说会话,尽管老板给自己说话时收银女总是要过来打岔,甚至有几次故意把自己支开,但燕子还是感觉到了老板对自己的特别关心。

不过这种感觉也就持续了一个多月,从某天开始老板再来店里时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似乎自己和老板之间从来就没发生过什么事。

晚上躺在床上,燕子越想越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自己把第一次给了老板好像就换来了房子租金,而且没发生这事之前老板偶尔还会把眼光停留在自己身上一下,现在倒好,在老板眼里,好像就没自己这个人一样。还有收银女人,也总是故意拿自己出气,原来从没做过的打扫卫生的活也经常让自己干,而且动不动就指责自己干得不好。燕子想肯定是收银女人捣的鬼,遂决定报复她一下,出出心里这口怨气。“我的第一次都给了老板,老板肯定会向着我。”燕子这么想着,心里就好受了些,睡意也就来了。

有一天,老板刚走进店门,燕子故意放下手里的活,对着镜子照了起来。收银女果然马上就大声叫开了:“燕子,放着活不干,你臭美个啥。快点干活。”燕子回过头冲收银女冷笑了两声,就又回过头继续照镜子。收银女被激怒了,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一把扯住燕子的袖子,边扯边吆喝:“你个死丫头还翅膀硬了不是,不想干立马给我走人。”燕子正想回骂的时候,突然瞥见老板消失在门外的背影,霎时没了底气。

又过了几天,收银女请了两天假,燕子代理店长。中午老板过来把燕子拉出去吃了顿饭,和颜悦色地对燕子说收银女是元老了,让燕子不要给她计较,说自己心里就对燕子好,只是碍于面子没法表现出来。燕子信以为真,很快就忘记了不愉快,开心地笑起来。吃过饭回到出租屋燕子又和老板做了一次,感觉比第一次舒服多了。

东莞治疗癫痫的医院
中医如何治疗癫痫啊
泉州癫痫病研究院

友情链接:

羞花闭月网 | 鱼人公主 | 沈阳违章查询系统 | 搜狗浏览器优化版 | 仰卧起坐训练方法 | 微信总部 | 金华日报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