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进击的巨人原画集 >> 正文

【八一】与君初相逢,恰是故人归(小说·家园)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列车启动了,车厢里走动的人群逐渐停止下来。对面的老奶奶正拿出一瓶酸奶,一盒饼干给她的小孙女。一个扎着四个羊角辫的红衣女孩,小女孩睁着大眼睛看着梓萱。梓萱对着小女孩笑了一下,思绪就飞向了窗外,她又想到了明辉,那个伤感而又痛心的地方只要一想起,心里便会涌起揪心地疼痛…………

“请问,您是几号?”

一句问话把梓萱从遐思里唤回,不知什么时候她面前站着一个高大,俊朗的男子,手里拿着车票,正微笑着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她,就在那一瞬间,梓萱的心像被什么猛地撞了一下,明辉?天哪!真的是明辉吗?那个男子被梓萱楞楞的眼神看得懵懂,呆呆地站在那,车身一晃,那男孩被晃得向前一扑,两人都醒过神来。

“您是几号?”他又问了一遍,

“哦”,梓萱忙拿出车票,

“8号,有问题吗?”

“可你坐的是9号啊!”男子微笑着说。

啊!梓萱一看自己怎么坐9号了,“对不起!”她不好意思的吐了一下舌头,马上要起身,那个男子还是微笑着说“你坐那吧,我怕我弄错了,我坐8号就好了”

梓萱不由又看了一眼那个男子,虽然酷似明辉,却真的不是明辉,因为他的口音和明辉的口音不一样,是那种没有转正的普通话。他的神态和明辉也不一样,他的青春阳光一些,明辉深沉一些;再说,明辉已经牺牲了,梓萱知道明辉不会回来了。她的心又针扎样疼了一下,收回了思绪。

这时列车员来验票查身份证了,她看着他俩坐的位子,“一家的?”那个男子马上告诉列车员是这么这么回事,列车员“哦”了一下,不知是明白了还是没明白。作为受过刑侦培训,而具有着敏锐的目光和超常洞察力的梓萱,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又发现一个惊讶的秘密,就在男子从列车员手里接过身份证的那刻,梓萱无意发现他的生日竟是3月9日,梓萱也是3月9日的生日,他们是同一天的生日呀!世上真的有如此的巧事?

“你好!我叫海”,男子微笑着对梓萱说,

“哦,我叫梓萱。”梓萱还在那个生日的数字里徘徊呢,听到海的话语,若有所思地回答着,突然车厢前面发生了一阵躁乱,说有人晕倒了。海一听“忽”一下就冲过去了,扒开人群给人急救去了。梓萱也随之赶了过去,只见海把了那人的脉搏,又看了那人的眼睛,之后按住了那人的人中,不一会那人就醒了,等人都散去,梓萱却发现海不见了踪影,她回到坐位时,海已坐在那里了。

“你是医生?”梓萱不仅对海产生了好感。

“你猜呢?”

“我猜是。”

“错了,不是。”

“不是?看来我挺笨的。”

“哈哈,不笨。”

“难道我这249的智商,也能猜错?”梓萱疑惑道。

“哈哈,这次答对了,加一分,那我的智商是多少呢?也是249吧?”

“你的不是249,你的是251,答错了,扣一分,哈哈”。

“哈哈哈,不错的数字,扣我的正好加给你,两个250!哈哈”海笑着回答。

“我不要,我妈说了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你自己装篼里留着吧!哈哈哈……”

“哈哈哈…………”

海被梓萱逗得哈哈大笑,他突然感觉梓萱真的好单纯天真,精灵古怪的,心里不由地生出了喜欢!梓萱看着海酷似明辉的脸,忽然有种与君初相逢,恰是故人归的感觉。

列车依然前行,梓萱和海的谈话也在愉快地进行着,原来海是一家公司的动画设计师,这次是去北方采风的,至于刚才救人那是祖传看家本领,不外传的,哈哈。

“你是3月9日的生日?”梓萱忽然想起她看到的。

“嗯?这你都知道?”海真的有些诧异了。

“那当然,我火眼金睛呢!”

看着梓萱得意的神情,海越发的奇怪了,瞪大了那炯炯有神的双目:“你是怎么知道的?”

“哈哈!不告诉你!但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的生日也是3月9日的。”

“啊?真的?”海这次可是真地惊奇了。

梓萱认真地点了点头,海有些激动,怎么会这么巧,

“那你属什么的呀?”

“猴啊”

“什么?天那!”海一下子从坐位上站了起来,

“我也是猴啊!”旁边的人都楞了。

海不好意思地赶紧坐下了,刹那间,俩个人仿佛从无限的空间一下子就拉到了一起,这是多么多巧合的事呀!

海感觉到从没有过的亲切,接下来的谈话让梓萱和海感到这世间的缘份是如此的巧妙。

“我每次来北方采风,都要选在冬季。”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雪,喜欢雪中漫步,想直接来看雪”

梓萱真的惊讶了!这不正是自己喜欢的一切呀。“原来你也喜欢雪?”

“怎么?你也喜欢?”

“答错了,我不喜欢,扣你一分,哈哈!”看到调皮的梓萱,海笑了,他知道梓萱也一定喜欢雪!

…………

原本漫长的旅途在欢声笑语中却很快走到了尽头,梓萱和海前后走出车站,梓萱有梓萱的任务,海有海的工作,海看了一下手机,嘟囔一句:“下午五点半的车,还有三个半小时。”梓萱也还有三小时才到换车的发车时间,她看着海那张酷似明辉的脸还有期待的眼神,她尝试着说:“还有三个小时,要不找个地方坐坐?”

海惊喜极了:“去前面那个咖啡馆。”两人一起向咖啡馆走去。走进咖啡馆,海带领着梓萱在后面的座位坐下来,女服务员跟了过来:“两位,喝点什么?”

梓萱正放下背包,随口回复:“一杯拿铁。”

海看着服务员:“一杯拿铁。”

梓萱放好包,转过身:“你学我?”

海强调:“我喜欢拿铁。有鸡尾酒一样的感觉。”

两人对视着,海轻轻一句:“能给我讲讲明辉吗?”

梓萱沉默了一会儿,又看了看海,开始说:“明辉是我的大师兄,在刑侦队我们跟着同一个师傅,开始的时候,我们谁也不服谁,经常在师傅面前暗暗较劲。一年后,他开始替我领东西,替我写报告,帮我打饭,送我去医院……每次执行任务,他都把我护在身后。有一次,明辉把我逗恼了,气得我对他又踢又打,他都一言不发,我却委屈得哭了,他搂着我连忙认错……”梓萱已经泪流满面。海抽出纸巾递给梓萱。

梓萱擦了擦眼泪:“对不起,我失态了。”然后拿起咖啡勺喝了两口。

海眼睛清澈,看着梓萱:“没事,我理解。明辉爱你啊,傻妮子。”

梓萱又接着说:“在抓捕毒贩的那个夜晚,刑侦组得到线报,提前埋伏在货箱里,可毒贩临时也得到消息,忽然对我们藏身的那个货箱进行扫射,我们都在障碍物后边藏得好好的,一动不敢动。毒贩的火力很猛,如果不是刑侦队里的增援到了,我们四个人都被打成筛子。刑侦队增援人员打开货箱,叫我们出来时,我站起来,明辉挨着我的身体,斜倒了下去,他背上的衣服被鲜血染红了……”梓萱已经泣不成声了。

海安慰说:“不伤心了。不伤心了。都过去了,都过去了……”梓萱哭完了,抬起头,一脸明净。

梓萱关不住话头:“队里整理完明辉遗物,队长一脸严肃地走进来,把明辉的日记本轻轻放在我桌上,说“这本日记,是明辉写给你的,就由你来保管吧。”队长再没说一句话,转身走了。我在翻看明辉日记的时候,才知道明辉对我有那么深刻的感情。我不知道我是如何熬过了明辉走后的那年的,我不知道饥饿,不知道口渴。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活着?还是死了?我在以泪洗面中睡着,又在睡眠中哭醒……到处都是明辉的影子……后来师傅看我日渐消瘦,眼窝深陷,摇着头让我带队里来的新学员。我强迫自己打起精神,带着新学员熟悉刑侦工作,传授他们我仅有的经验,我才慢慢走了出来。三年来,我经常去明辉的墓地去看他……”

海轻轻地伸出右手,缓缓地握着梓萱的左手,提议说:“下次,我陪你去看明辉。”

梓萱“嗯”了一声,又立马摇摇头说:“我不能带你去看明辉。”

“为什么呢?”

“我不能随便带人去看明辉。”说完有些苦涩的笑意,挂在脸上。

海豁达地回复:“行,我先不陪你去看明辉。你陪我去看雪,好吧?”

“好!”梓萱痛快地答应了,脸上有了灿烂的笑。

互相道别之后,海的心里升起了从没有过的无限眷恋,看着梓萱的背影,他忽然感到一种依依不舍和莫名的落寞。

他们朝着各自的方向走去,不久就都融入了茫茫人海,消失在滚滚红尘之中……

那个看雪的相约,一直是红尘中那道美艳的光,它穿越着千山暮雪,万里层云,梓萱和海期待着下一次的重逢…………

手术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发作的原因
沈阳癫痫治疗技术

友情链接:

羞花闭月网 | 鱼人公主 | 沈阳违章查询系统 | 搜狗浏览器优化版 | 仰卧起坐训练方法 | 微信总部 | 金华日报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