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考公务员报名时间 >> 正文

【江南小说】那段情与爱无关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洒满了落叶的青石台前

虫儿在唱秋天

天如洗水如碧悠悠地想起你

心儿也蔚蓝

映出些残红的曲径那端

告别的春天

来不及跟你说再见

往事已经那么远

书间滑落的一片红叶

岁月将它风干

不经意想起的从前

与感情无关

我这样的想起你

与感情无关

遥远的你是否每一天

笑得那么灿烂

我凝视你的照片

与感情无关

—题记

【一】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内,韩菲正在全神贯注地敲击着键盘,随着她手指的灵动不同的数据在电脑屏幕上交替出现着,“噼里啪啦”的键盘声不绝于耳。石雨望着韩菲忙碌的模样,看得有点儿呆了,我什么时候才能像菲儿姐那般娴熟就好了。刚从学校走上工作岗位的小姑娘石雨急于进入工作状态。

韩菲敲击了一下键盘上的回车键,工作总算是可以告一段落了。她有些疲惫地将身体尽量地往椅子背儿上倚了倚,伸了伸两只酸痛的胳膊,两只手臂形成了一个大大的环抱型,自言自语般地说道:“终于可以歇一会儿了。”

石雨正看得入神,见韩菲停止了敲打键盘,便接住了话茬儿:“是啊,菲儿姐,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心里却是佩服地五底投地。

韩菲和石雨是工作中的“搭档”,三十出头儿的韩菲看上去也就二十七八岁的样子,青春的逝去,并没有在她那张秀丽的面庞上留下过多的痕迹,相反却越发变得成熟和雅致了。

韩菲从事这个工作已经有两年多了,早已轻车熟路,然而由于工作需要,之前所有的手工记账的账本彻底废弃,取而代之的是整套的计算机操作系统。从开单,下订单,一直到出库,入库,除了库房的配件需要仓管员王军按照出库单一件件准确无误地拿给商家外,其余的工作全部均改为计算机操作。这项工作的改革对于韩菲,一个对电脑不太熟悉的人来说,可想而知,难度不小,但是从她对仓库中配件的熟悉程度来讲,她却又是最适合这项工作的人选。公司老总孟强权衡利弊之后决定由韩菲继续担起这份记账员兼配件调度的工作。由此,韩菲的潜力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她很快便适应了改革后的计算机操作。让老总孟强开始对韩菲刮目相看起来,不言不语的韩菲能够把售后工作做得如此的风起云涌对孟强一直都是个解不开迷,直到韩菲很快适应了工作的改革并得到了商家的一致好评后,老总孟强才终于明白:原来人都是有潜力需要挖掘的,韩菲的吃苦耐劳的工作态度,对商家亲如一家人的热情,与同事们的和睦相处,种种的种种,都足以让她把这份工作做到更好,孟强开始暗暗得意于自己眼光的独特之处了。

小姑娘石雨的加入,并没有让韩菲从真正意义上轻松起来。石雨比韩菲整整小十岁,是个刚刚走出校园的大学生。前不久办事处招工时被老总孟强看重,进入公司后便和韩菲做起了“搭档”。石雨虽然刚刚走出校园,却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她没有现代女孩的泼辣,却有着这个年龄少有的踏实和沉稳,这和性格开朗,待人热情的韩菲恰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她们两个倒更像是姐妹,看不出有太大的年龄差距。

石雨上学期间自修了计算机的课程,对于计算机的使用还算在行,但对于仓库中数不清的配件却是个门外汉,她和韩菲正好取长补短,工作起来配合也是相当默契的。

“嘘!”韩菲轻轻地将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做了个别声张的手势,眼睛的余光斜斜地瞟向距她不远斜对面办公桌前的售后主任张新宇。只见张新宇正低头伏案疾书,写着一份材料,好像是总公司急着要个什么报告,他临时抱佛腿正忙得不亦乐乎,自然无暇理会她们俩的小动作;而靠远一些的另一张办公桌旁,顶头上司姚部长正襟危坐蹙着眉头,看着一份这个月的销量单,旁边还放着韩菲刚刚交给他的一份配件订单明细。这位顶头上司四十多岁,眉宇间透着一股干练之色,黝黑的面孔总是严肃得让人惧怕三分。

石雨会意,偷偷地看了看那两个深陷入工作之中的领导,俏皮地伸了伸舌头,没再吱声。

【二】

“外面太热了!”仓管员王军和售后三包主管刘志国两个人满头大汗地一前一后走了进来,两个人都是一米八几的大个,直直地进来像两节铁塔。

售后部总共是六个人的编制,刘志国和张新宇是总公司派过来的人员,协助办事处与总公司之间的各种关系的调解。他们两个人都是山东人,都说山东出大汉,一米八几的刘志国还勉强说得过去,而张新宇却小巧玲珑地拥有了南方人的“秀气”,说起话来也细声细气的,活像乾隆年间的太监,这话自然是韩菲和石雨私下的悄悄话。韩菲、石雨,王军直属姚部长管辖,同样要接受张新宇的领导,刘志国则纯粹是张新宇手下的兵了。

韩菲见王军和刘志国进来,悄悄地招了招手,两个人便像泥鳅一样溜了过去,各自拉把椅子坐在了韩菲的两侧,活脱脱的两个保镖。韩菲随和的性格让她有着与生俱来的亲和力,加之她从不去计较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刘志国和王军在工作闲的时候,便愿意和她走近,而石雨还是个腼腆的小姑娘,有些玩笑是开不得的。

宽带网是因为工作需要最近才安上的,刚刚接触网络的他们,谁都没想到网络除了工作需要之外,还能帮助他们完成更多的事情,而且是如此得神奇与迅捷。比如查资料,看新闻,再比如发邮件,聊天等等,这些都是后话。但不管怎么说,互联网作为工作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已然悄然无声地走进了韩菲和同事们的工作和生活之中。

办事处分两个部门:成品部和售后部,韩菲就职于售后部。无论是成品部还是售后部,每天都需要通过网络连接远程数据库,上传并下载最新的数据,每个月几次的订单也同样需要网络的帮忙,上传到总公司的数据库中,总公司的调度便可以看到每个分公司的订单,按时发货了。

可以说,计算机对韩菲来说还是个新生事物,而网络对于韩菲来说则几乎是全陌生的,平时她也只是做些工作上的事情,偶尔看看网页,也仅限于此。而韩菲又是个对于一切新生事物都有着强烈的好奇和掌控欲的女子,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快便能适应改革后的工作了。

【三】

不大的餐厅内,已经有三三两两的员工开始就餐了。

办事处的老总孟强为了方便员工中午的就餐特意设立了这个不大的餐厅,餐厅虽然不大,却是异常地洁净,十几张长条桌子干净整齐地摆放在大厅中,在大厅的一角还有一个十多平米的“雅间”那是为了专门招待客人用的。

餐厅的厨师吴师傅和张姐已经把荤素搭配的两菜一汤摆到了台子上,只等就餐的员工前来就餐了。

韩菲和石雨两个人打好了饭菜,找到一个比较清静的角落,一边吃饭,一边轻声细语地交谈着,还不时地跟刚进来的同事打着招呼。

韩菲见旁边吃饭的同事并没有人注意到她们,便轻声对石雨说:“互联网真的很奇妙也很深奥吗?”石雨一时没反应过来,她不明白韩菲想要说什么:“菲儿姐,你说什么呢?”

“我也说不清楚到底想说什么呢。”韩菲笑笑,心里暗想:是啊,我到底想说什么呢?大概是看着售后部因为安装了网络,除了姚部之外大家伙儿都活跃了起来,虽然表面上大家都不表现出来,韩菲却能够真实地感觉到这种蠢蠢欲动的变化。韩菲闷头吃饭,没再说什么,也许现在还有太多的东西无法一时半会儿领悟过来,但网络对于她似乎又有着一股神奇的吸引力,就像她对工作也绝不低头一样,那是另外的一个新奇的领域。

像韩菲所在的公司,说是办事处,实际上就是代理商,既然公司领导已经体贴周到地为员工安排了好了午餐的去处,那么中午依然坚持在工作岗位上,自然而然便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商家什么时候来,他们都必须随时恭候在自己的岗位上,如若没有商家来,那么中午一个小时的时间便属于他们自己了,即便他们说笑打闹,姚部包公般的黑脸膛上也会当作视而不见,只要做得不过分就行了。

姚部大概是去楼上成品部了,售后办公室内便成了年轻人的天下。韩菲、石雨、王军、刘志国,张新宇五个人不约而同地便聚到了一起。以前他们几个人在中午没事的时候经常打打扑克什么的,而新近装了宽带网,大家的兴趣就都转移到了网络上。韩菲和石雨坐在一台电脑前,其余的三个人坐在另一天电脑前,屋里反倒少了以前活跃的氛围了。

不时地有电话打来,都是韩菲接的。大多数电话是商家询问自己所需的配件是否到货,或者需要订购配件的,这样的电话即使别人接起来同样也要转给韩菲,难怪同事们会戏说这部电话为“韩菲专用电话”了,韩菲边看着石雨操作电脑,边把需要记录下来的配件一一记到了专用的一个笔记本上。

“菲儿姐,用一下你电脑,我发个邮件。”张新宇见王军他们正玩得热火朝天的,便来到了韩菲和石雨的电脑前。

“邮件?”韩菲没搞明白,张新宇用电脑具体要做什么。张新宇是个工作狂,那种认真负责的程度,有时简直会让人抓狂,明明是一个很小的问题却非要掰开揉碎让你全部消化为止。韩菲曾开玩笑说:主任,你没当上人民教师还真是可惜呢!可就是这样都无法阻止张新宇把问题帮你搞明白,时间久了大家都了解了彼此的个性,平时谁工作上有什么问题也愿意请教他,虽说认真得有些过了头,却也赢得了大家的一致认可。比韩菲小两岁的张新宇早就和办公室内的几个年轻人打成了一片,韩菲平时直呼他的名字,他也乐呵呵地答应着,用他的话说“咱们年龄相仿,这样叫比较亲切”,而他又总是称韩菲为“菲儿姐”,理由是这个称呼是统一的“官称”,就连商家不分年龄的大小也都这样称呼,他不能搞个人主义,韩菲对他的理由不置可否,他叫“菲儿姐”的时候,她也乐于接受。

韩菲坐在一旁看张新宇发所谓的邮件,她觉得很是不可思议,她的眼睛紧紧盯着张新宇每一步操作,却还是有些眼花缭乱,心里对这个“邮件”已经开始动了心思了。

“张新宇,你这样发电子邮件,别人能够看到了吗?”

“是啊,我发到对方的邮箱,对方一打开邮箱便可以看到了。”张新宇边操作边说。

“哦”韩菲不置可否的哦了一声。

“菲儿姐,你也申请一个电子邮箱吧,以后总公司发的文件,我让他们直接发到你邮箱里,这样就方便多了,也省得我再转告你了。”

“哦”韩菲还是没反应过来,她到现在为止还没搞清楚这个电子邮箱到底是个什么东东,至于如何使用就更不用说了。

【四】

韩菲下班回到家的时候,周明皓已经把儿子佳佳从幼儿园接回来了,以往父子俩都会热火朝天地玩着一些近似“暴力”的游戏,韩菲一进门就能听到什么“冲啊,杀啊!”的喊叫声,而后便是一声闷响,每一次都是以周明皓倒地而结束战争。佳佳对于自己在游戏中屡战屡胜的角色总是兴奋不已:“噢!胜利啦!”等到韩菲踏进家门的时候,佳佳就会挥舞着小胳膊来妈妈面前庆功,这个百玩不厌的游戏父子俩算不清玩过多少次了,韩菲早已经习惯了两个男人的嬉笑打闹。

而现在,屋子里却是静悄悄的,听不到一点儿声响。莫非周明皓没接佳佳回来?可他并没有打电话说有事儿接不了儿子的。韩菲把包挂到门后的衣架上,大声叫着“明皓,佳佳!”

推开卧室的门,韩菲这才看到,原来父子俩正头顶着头,好像在做什么研究项目?周围的气氛安静异常。

“你们俩个今天是怎么回事,跑到卧室玩起来了?真是的!”周明皓做了个别出声的动作,用手指着佳佳。韩菲这才发现,儿子两只胳膊正托着腮全神贯注地望着桌子上一堆乱七八糟的飞机模型零件,不知从何下手呢。

韩菲带佳佳三周岁上了幼儿园,才找了现在的这份工作,单位离家里远,中午又回不了家,一去就是一天,接儿子的任务自然而然地便落在了周明皓的肩上。在政府机关工作的周明皓相对来说工作比较轻松,每天周明皓负责接佳佳回家,而韩菲下班后直接奔向菜市场,待韩菲到家的时候,周明皓陪儿子玩,韩菲进厨房晚饭,周而复始的忙忙碌碌中,佳佳已经上幼儿园大班了。

“又在鼓捣什么呢?”韩菲狐疑地走了过去,原来周明皓和佳佳正在一起“攻克难关”呢,桌子上堆满了被佳佳拆得七零八落的飞机模型零件,佳佳像个小大人儿似的紧锁着眉头似乎在苦思冥想:为什么拆开的飞机就不能组装起来了呢?没过多久,佳佳便失去了耐性,开始使用他“软磨硬泡”的惯用伎俩,两只胖乎乎的小手拉着周明皓的大手:“爸爸,我们俩一起把飞机装起来好不好,让飞机飞得高高的!”佳佳的小手很形象地做着飞机起飞的动作,周明皓笑着扶了扶自己的近视眼镜,趴在桌子上看着飞机模型的组装图,跟儿子一起钻研难题了。

佳佳跟周明皓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一大一小的脑袋凑在一起十分得有趣,韩菲脱掉外套,笑道:“这又是佳佳的杰作吧?”

佳佳见妈妈回来了,便抢着申诉自己的理由:“妈妈,我想看看飞机肚子里有什么,它为什么会飞呀?”

羊癫疯哪种方式治疗危害小
难治性癫痫的病因
患有癫痫病要怎样治疗

友情链接:

羞花闭月网 | 鱼人公主 | 沈阳违章查询系统 | 搜狗浏览器优化版 | 仰卧起坐训练方法 | 微信总部 | 金华日报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