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频道个性设计大全 >> 正文

【江南】致青春(小说)_9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每个人都有着属于他自已的青春,对青春的理解,我想应该缘于他对人生的态度,和对责任的认知。因为,青春的路上,会让我们遇到很多抉择,关系你的前途,你的命运。有时,你的选择是不合时宜的,或者让人失去发展的机会,但因你勇于承担了人生赋予的责任,这样的青春,无论对于错,都将是不悔的青春。

(一)

一间低矮的房屋,隐在繁华的角落里。远处,闪烁地霓虹灯,映射在这间只躺着一个热水袋的屋顶上,无声息的晃动着,似乎那水袋寂寞了一天,终于等来璀璨的夜色,也在跟着灯光晃动。

屋内,一团漆黑。一点莹光在窗前忽明忽暗,一股辛辣的味道在屋内漫延,平日里,闻惯了这种呛鼻的味道,此刻,从杨帆的口中吐出,并不觉得怪异,只是,没有掌握这一吞一吐的技巧,以至有一股偏了方向,引起他一阵剧烈地咳嗽。

这是什么呀。杨帆嘴里嘀咕着,那点莹光划着弧线,从窗子里被抛了出来,落在窗前的草地上,夜风一吹,瞬间燃起一团小小的火光。可能是杨帆已吸至根部,烟头突燃过后,便渐渐隐去了。不过,即便它依旧燃着,草地上,碧青的颜色已沾上了夏夜的湿润,也不会容忍火的漫延,也许,这也是杨帆放心将它弃之草地的原因。

杨帆趿着托鞋,摸着黑走到旁边的小屋里,借着室外不知哪家饭店的霓虹灯光,熟练地打开水龙头,一会儿,小屋里传出哗哗的水响,而屋顶上,那只晃动的水袋正在一点点瘪去,直到再也没有动的迹象。

一身清新的杨帆走出租住的小屋,香皂的味道一路洒落他走过的地方。不知听谁说过,女人,最喜欢男人身上的香皂味,那才是男人的味道。但杨帆可不是为了讨女人欢心,他只是觉得只有香皂才能去除身上一天的汗劳,而他头上短短的板寸,用什么洗发液都是浪费。另外,杨帆认为此时最大的财富便是年轻,是锋芒毕露的青春,无须过多去关注这些外在的东西,就像今天他穿得这件洗得薄薄的白衬衣,不知伴他走了几个这样的夏季。

今天,杨帆过得并不如意,才会第一次吸上了在男人眼里能去困解忧的香烟。本来,杨帆想选择用酒麻痹一下心里,然而,理智告诉他,酒可以消愁,也可以让人变得不再清醒。所以,他宁愿清醒的面对。

昨天,班长刘哥告诉他公司调整机构,要从基层选拔一些技术人员,因为杨帆出色的工作技能,也被列在其中。这对于一个来自于农村的打工仔来说,是非常难得的。尤其是在建筑企业,有学历,有经验的专业技工比比皆是,能够从这些人才里面脱颖而出,也说明他这几年的心血没有白费。

当年,他稚气未脱,站在若大的工地上,有些不知所措,班长刘哥拍着他瘦弱的肩膀,疑问的目光不停的打量他:“行吗?就这身板。”同去的同村兄弟忙递上烟,嘴里一再保证,什么活都能干,没问题。

杨帆一直认为刘哥是善良的人,是因为那次见面后,杨帆被安排进木工组,做一个跟班的小工。杨帆来打工前,就从村里的有打工经验的人打听了,什么样的工种将来能赚钱多。别人向他推荐的就是木工的工种,但是有一点,木工要求很高,要会看图纸,没有经过培训的人,怕是不好从事这个工种的。

杨帆虽说是高中毕业,但没接触过真正的建筑,在家里,只跟父亲盖过一间猪圈。杨帆是个倔强的的人,也是有心的人。对于未来,他也早做过计划,一定要在将来的工作中出人头地,赚钱,养家。一个人没有技能,只能干粗重的工作,赚钱也不多,这一点,他还是能清醒地认识到的。

顺利进入木工组后,杨帆利用一切业余时间,学习那些在他眼里画得像天书一样的图纸,这期间,刘哥看出杨帆与其他小工的不同,是个可塑之材,平日里,也会多指导一下,自然便成了他的老师。有了刘哥的帮助,本来就对建筑有着好奇心的杨帆如鱼得水,进步很快。工作中,用什么样的材料,模板支到哪里,都能很准确的提前预计,并给合作的师傅们准备妥当。正因为杨帆对工作的用心,还有他为人谦和的态度,木工组的师傅们都愿意和他结组工作。

就这样,杨帆从一个不知名的小工,经过两年的历练,顺利得进入师傅的行列,能独立承担工作,并且,在自身的工作完成之后,还能帮助班长刘哥检查整体质量,这不仅为刘哥分担不少工作压力,杨帆自身的素质也在不断提高。

机会都是给有准备的人的,22岁的杨帆在一次全公司技能比赛中,脱颖而出,成绩甚至超过了有着多年经验的老师傅们。然而,稳扎稳打的杨帆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深入学习的脚步,他拿起了书本,结合着自身的现场施工经验,开始自学有关建筑方面的知识。

走过很多艰苦的杨帆,心里早已没有最初的出人头地的想法,他想的更多的是,如何能让自已在人生道路上不断的有所提升,不管是生存技能,还是自身对人生的理解。

(二)

此时,走在步行街上的杨帆,用粗糙的手掌缕着还有些潮湿的头发。他只为提升这件事高兴了半天加一晚上,为此,他还做了几个未来的打算,包括将山里的父母接到城里,买上一居室,父母住卧室,他住客厅。尽管现在想想这些像飘过头顶的一缕云烟,还有些可笑,但处在那样兴奋点上,什么样的异想天开都是不为过的。

昙花一现,短暂的让人都没看清它是如何开的,便谢了。今天早上,师傅刘哥把他叫到办公室,一副为难的样子,最终还是向杨帆说,工地因为现在缺技术工人,不希望杨帆走,但如果杨帆执意要走的话,他也理解,不会硬拦,毕竟多少人奋斗多年也难有这样的机会。

在外打拼几年的杨帆沉稳的像个大人,听了师傅的话,坐在那里半天没吱声,走与不走成了两个对立面,在他的心里激烈的做着斗争。师傅看着沉默不语的杨帆,叹了口气,拍了拍杨帆的肩膀,走了出去,这个肩膀才几年的时间,已超过他的肩头,并且厚实了很多,已不是当年那个瘦弱的少年。

最终杨帆也没说走还是不走,直到现在,杨帆依然纠结,美好前途是每个人都有权利追求的,但就这样,舍弃多年的师徒情份,一走了之又不是他的性格。

杨帆漫无目的的走着,前面一群人不知在路边议论着什么,挡住了人行去路。杨帆本不是好事之人,以往遇到这样的事,他定是不停下的,社会上太多的不确定,也许会让他这个外乡人承受不能承受的麻烦,这也是出门前父亲一再叮嘱的。然而,今天因心情郁闷,杨帆竟然不知不觉走进人群。

杨帆抬眼望去人群包围的中心,一个人力三轮车车夫,正与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理论着什么。而那个车夫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师傅刘哥。

杨帆来不及惊奇师傅为何会这蹬三轮车,赶紧走上前去。

“师傅,你怎么会在这里。”杨帆抓住师傅的胳膊,挡在那个张牙舞爪的女人前面。

“杨帆…….”师傅此时已气得说不出话来。

“呵,来帮手了,来帮手了也不怕,碰了人就想跑呀。赶快的,五百块钱。”女人不可一势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个本地人。

杨帆让安慰着师傅到渐渐气息平稳,才弄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师傅的三轮车路过这个女人的身边,刚巧不巧,穿着高跟鞋的女人不知为什么,倒在了他的车上。距他的目测,经过这个女人时,车与她的距离至少在0.5米以上,怎么会撞上她呢。女人又跟他要五百块钱,师傅这才急得跟她理论。

杨帆相信师傅的为人,不会说假话,他扶师傅在路边坐下,转身看看周围,看到不远处电杆上那个摄像头,心里有了谱,走到那个女人跟前。

“大姐,您消消气,老师傅拉车不容易,一天也赚不了几十元钱,况且,是不是车子碰了你,还要另说。”

“啊,你是说我故意往车子上碰是不,我疯了吗,不顾自已的安全,你当我什么人,不行,拿钱吧,少一分都不行。”

女人的不依不饶,让围观的人都忍不住出声音了:“算了吧,也没碰咋样”。

杨帆指着不远处的摄像头对周围的人说:“如果有人愿意给这位师傅作证,证明他是清白的,那我在此谢谢大家,我相信还是有良知的好人多。如果确实大家没有看清事情的发生过程,那我只好报警,让警察来调取摄像头,来证明这位师傅的清白。”

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句:“是她自已跌的,穿那么高的高跟鞋,像踩高跷一样。”话音刚落,便引起人们轰然大笑。

那个女人看路人还真有作证的,又听杨帆说报警调取摄像,顿时气焰低了很多。在路人的轰笑中,脸一阵红一阵白,最后,终是识趣的一瘸一拐的走了。

杨帆拉起师傅,太多疑问在他的脑子里,师傅怎么会在晚上出来拉三轮车。

师傅看今晚也没办法再拉人了,也看出杨帆眼里的疑问,便拉着杨帆来到一处小酒馆,要了一个花生米,一瓶二锅头。斟满,便一口饮尽。

“师傅……”

师傅抬起手止住杨帆的问话:“我知道,你想问我为什么要在晚上出来拉人力车。”

师傅又喝下一杯酒,望着窗外的人来人往:“我今年四十五岁,来这个城市已经二十年了,刚来这里时,我也是带着新奇,离开穷乡僻壤,像来到天堂一样。每天都不知疲倦地的干活,想多赚些钱,寄回家里,家里,还有一家老小等着活命。也想过,将家人接到身边,但父亲老得走不动了,母亲离不父亲。我媳妇是个好女人,在老家照顾着老人孩子,太操劳,以至落了一身的病,女儿最让我想起来就骄傲,学习成绩一直在学校名列前茅,今年她就要高考了,而且肯定会考上她心宜的学校。”

说话间,杨帆看师傅手中的酒又下去了几盏,便按住,让服务员冲上一壶热茶。

“你说,能怎么办,我是男人,是儿子,是丈夫,是父亲,让家人过得好是我的责任,我不能眼看着父母无钱医治病痛,我不能让老婆一直受苦受累下去,我也不能为让女儿因为没钱放弃上大学吧,现在家里,早已是入不敷出,我只好晚上出来再赚些,能贴补多少是多少吧。”

杨帆不知道每天兢兢业业的师傅,家里会有这么多困难。也许,他还没成家,不了解做丈夫做父亲的心里,但他是儿子,他懂得父母在儿子心里的份量。

他似乎懂得了师傅前段时间戒烟的痛苦,似乎懂得了师傅清汤寡水的饭盒里男人的责任。他纠结一天的问题,此刻再去想,是多么的不值一提。在工作上,师傅算得上自已的恩人,如果没有师傅,可能他还不知道在哪里奔波生计呢。

“师傅,去总公司的事,我想好了,我不走,我还年轻,还有好多东西要学。”杨帆为师傅斟上一杯茶,拿过酒杯,为自已倒上一杯,举到师傅面前:“师傅,谢谢你几年来的培养、照顾,敬您。”其实,杨帆心里还不是十分清楚自已为何留下,他只是觉得,他不能走,也不该走。

师傅拍拍杨帆的手臂,也许还没有走出对家的牵挂,眼里有些湿湿的,嘴里不停的说着:“好,好……”。

(三)

知道师傅家庭困难的杨帆在以后的工作中,更是任劳任怨,出色的完成自已的工作后,依然为师傅分担着更多工作。而晚上,歇工后,他会时不时的去师傅那里,替师傅拉人力车。杨帆觉得,这于他,并不是完全出于对师傅的同情,而是师傅做男人的责任感,让他感动。

师傅,似乎也乐见杨帆的忙里忙外,每天晚上,都会做上杨帆的饭,等他来小屋里,坐上一坐。他认为,杨帆这样善良的孩子,在现在的社会里,已经不多见了。两人都是外乡来的客,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环境里,而杨帆毕竟还年轻,做为师傅,不管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上,都有责任照顾他。

就这样,杨帆白天踏实的工作,晚上心无旁鹭的替换师傅拉人力车,日子过的充实且愉快。杨帆似乎也认可了这样的生活,认为这就是普通人家该过的日子,而且他已经不是孩子,应该更成熟些,有担当。在乡下,二十四岁的男孩子,早已成家,甚至都做了爸爸。说到成家,家里,父母也不止一次的张罗让他谈对象,但每次,杨帆都已工作太忙拒绝回家相亲。他心中还有愿望没有实现,比如工作能不能稳定。这才是他目前最关心的事,以后的路怎么走,全凭现在能努力到哪个程度。

如果杨帆没有遇到高中同学小兵,他会一直循着自已的想法走下去,可能他会走向成功,却为此会与有缘的擦肩而去。

一个没有月色的夜晚,轮到杨帆接班拉车,在一条繁华的街上,杨帆正左右寻找客源,不想,碰上了高中同学,小兵。

老同学,多年没见,分外亲热。当下找个饭店叙旧。

小兵大学毕业正在应聘工作。杨帆看一身青春洋溢的老同学,闪着光泽的脸上满是对未来的憧憬。

小兵上学时就是班里活跃份子,此时,依旧是二人中最活跃的。大谈学校里的趣事,逃课,戏弄宿管,夜里在女宿舍下弹吉他,追他的女生都可以弄成一连了,等等。听得杨帆小眼晴直直的,他没有进过大学,哪见过这世面。尤其是对追女孩子,他可没那魄力,

小兵听说杨帆说还没有女朋友,有些惋惜地说:“兄弟,大好青春就这样被你浪费了。”

杨帆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这不是想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了,再找,也好有些谈对象的资本。”

儿童为什么会得癫痫
癫痫病不治疗会有什么影响
福建微创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羞花闭月网 | 鱼人公主 | 沈阳违章查询系统 | 搜狗浏览器优化版 | 仰卧起坐训练方法 | 微信总部 | 金华日报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