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奇迹大师任务 >> 正文

【流年】灵与肉(选择征文·小说)

日期:2022-4-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刚八点多点,雅宁就来到了城里最好的理发店。

今天早上突然停电,她一直使用电磁炉做饭,因为不喜欢煤气的味道,那被称作厨房的一角也实在是太小,小得连掉个屁股都得小心翼翼,否者就会蹭到其他东西,因此也就没添置煤气罩。早上,过礼拜的女儿还在睡梦中,这只小懒猫会赖床一直到中午才会喵喵地伸着慵懒的小蛮腰,撒娇地起床然后直奔电脑。看着熟睡的女儿,雅宁慈爱地笑了,这是只有母亲对子女才有的笑。

没有电,也就意味着早饭吃不成了。不过雅宁早饭一直很潦草,喝点稀饭之类,她是晚饭时食欲很旺盛 。伴随着夜幕的降临,她的身体和味蕾会同时饥渴难忍。胃的问题好解决,她可以炒点含肉多的菜满足需求,可身体的饥饿她无法排遣,于是出去走走,让凉风给自己的欲望降降温,让蠢蠢欲动的情欲一点点消退。冷静下来不再烦躁,才回到家里,再对着电视里的泡沫剧狂吃一些小食品,据说,吃可以缓解压力,在不断的吃中,那些跳动的魔鬼不再涌现,才可安静睡去。

她喝了点暖水壶里的水,就来到街上。也许停电的缘故,街边的小饭摊很红火,雅宁从来不在这种地方吃饭,那种脏兮兮的桌子和老板娘粗糙黝黑的手背还有一边做饭一边吆喝路人的老板都让雅宁心有余悸,觉得他的鼻涕和口水都落在了他搅拌的汤里,那老板娘一边扭动着臃肿的身子给客人拿油条,一边眉飞色舞地飞出一句话:“吃吧吃吧,正宗的脆皮油条,北京的人来了都到我们这里吃油条类。”雅宁的笑不由得从心里荡到脸上,吹牛皮吧,北京的人抽风也不会到这破旮旯里来,还吃你的油条,咋就不说北京人来了还专还吃你的奶子呢?

那个理发店居然没有停电,门口的音响杂乱无章地播放着一些听不懂歌词的音乐,这种音乐让雅宁的眉头戳起来。但她还是迈进去了。里边有两个20岁左右的少女在对着镜子孤芳自赏。一直以来,雅宁很不欣赏这种发廊妹的,因为她们的庸俗不堪。但这两个少女刚洗过脸,还没有打扮成让人愤怒的样子,透过镜子,雅宁看到两张稚气未脱的脸,素颜的脸尽管很平庸,但不掩青春的逼人。

“阿姨,来了,请坐下稍等!”

长着一张柿饼脸的女孩冲着镜子里的雅宁打招呼,抄着浓重的地方口音,一听她说话,雅宁就知道她是城西边那个镇的。而且她的声音很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她努力地想起来了,是去年来这里做头发,有个洗头妹就是这种说话的腔调,因为当时她夸张的浓妆艳抹给她留下了印象。

她坐下来,盯着女孩问:“我去年来这里做头发,有个打扮很新潮的女孩,和你说话声音很相似的,你们是姐妹吗?”女孩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阿姨,就是我啊。我都记得你,你咋就认不出我了。”

说实话,这张脸确实一点也不生动,一张平平的柿饼脸,五官也不突出,却怕冷似的挤在一起。但很温和可爱。起码让人觉得这是一张人脸,和去年那张白粉涂抹过度以致感觉脸皮会一层层脱落的假脸无论如何也重叠不到一起。

“等一会儿,我画完妆你就认识我了。”雅宁坐在那里一边等老板下来,一边看女孩对着镜子化妆。她亲眼看到女孩把一层层廉价的脂粉涂在脸上,雅宁好像看到涂料工在往墙上刷漆,一层又一层,掩盖了墙体本来的颜色。旁边的瓜子脸女孩也在涂抹,脸上的雀斑也被厚厚的白粉遮住,呈现在镜子里的是两张病态苍白的脸。

女孩在涂上鲜红的唇膏描上厚黑的眼影带上长长的假睫毛后来到雅宁身问:"姨,认出我来没?"尽管女孩不会打扮,但雅宁分明看到原来的柿饼有了立体感,只是感觉这不再是一张女孩子的脸,而且很怕她走到自己身边,看到假睫毛雅宁就不敢睁眼,怕那长长的睫毛刺疼她的眼珠子,尽管不是戴在她的眼皮上!雅宁想到自己即将到花期的女儿,假如她长大了,自己是万万不能容许自己的女儿这样打扮来糟蹋花一样的年龄。青春是美丽的,本身就魅力无穷,流光溢彩,根本就不需要用这些世俗的东西来点缀。清清纯纯是多多让人喜欢的一件事,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年轻的老板和三个理发师终于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雅宁不知道这小小的两间楼房他们是如何居住的,楼下是店面,楼上休息,老板夫妻还带一小孩,三个男性理发师还有这两个洗头妹,这样混杂地住在一起。街上做买卖的人就是这样,尤其是南方来的,不知啥关系都挤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吃喝拉撒,只有一个共同目标,赚钱!其他的都不再重要!

穿着半袖不怕冷的老板走到雅宁面前揪着雅宁的头发,像张启发研究水稻那样研究着她的发质。嘴里念念有词。良久,他盯着镜子里的雅宁:“姐,你的发质太差,这次还是用点好的东西,我亲自给你做。”听到他的话,本来只想简单修理一下的雅宁也感到事情的严重,好像也感觉再不用点好的东西,自己这被染烫过度历历可数的珍贵发丝顷刻就会脱落,以致于以光头示众。

洗过头发,年轻的老板拿出许多花花绿绿的明星头像让雅宁选发型,雅宁一张张翻看着,每一个头像都是那么漂亮,那么完美无缺。老板一边梳弄着雅宁的头发,一边说,“其实,姐的皮肤很好,脸型也不错,要是再配上一头漂亮的发型,可以显出姐的气质来的。”

他说话声音不大,带着点嘶哑,但听起来很有磁性。“姐,听我的,女人看头,男人看脚,你要是做上一头好头发,人一下就变高雅了 。”

以前,雅宁是不会听这种人的忽悠,无非就是骗你口袋里的老人头吧,简单剪剪15元,一忽悠就是好几百,再说,忽悠后做出来的头发根本不是照片上那样子,也不知道是自己天生难看还是他们水平有限,让他们做出的头发都像一个模子里出来的,无论从那面看都像带着一顶律师帽子,一到过年全城“律师”涌上街头,大街小巷,铺天盖地充斥着这种发型的女人,像姐们,像母女,还个个美得大呼小叫,生怕彼此忽略了自己的律师帽子是多么的洋气逼人。

但这次的雅宁动摇了,不是相信了“半袖”老板的话,而是,自己确实很想让自己有个崭新的形象。因为,因为她的红哥。昨天红哥再次发来信息,催促她去北京。要见自己的红哥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看到她现在的邋遢样子,虽然回不到20多年前的清纯模样,至少也得使自己看起来干干净净利利索索吧。甚至更好!为了红哥对自己那份情,她要美丽起来!

想着这段时间来和红哥的短信互动,心里涌上一股甜蜜,40多岁的女人居然还能萌发这种情愫,真是不可思议。但这种感觉还是像这四月天的疯草在雅宁身体里蔓延,疯长,想到红哥充满挑逗色彩的短信,她就醉眼迷离,身心酥软……

她忽然感觉一条腿触碰到自己的右腿外侧,凭感觉,她知道那是给她做头发那男孩的,之所以这样叫他,是因为这身为老板的理发师看起来也就三十来岁。在她面前。也就是个大男孩,而不能称其男人。他坐在她旁边细心地为她做着头发,而腿就一直紧挨着她的腿。工作需要吧,人家在你侧位做头发也不能强把人家的腿移到你的身后吧。要是以前,雅宁会很反感这种有意无意的触碰,可是,今天的雅宁非但不反感,反而感觉很舒坦,因为,这段时间红哥的短信让她身体里隐藏的怪兽复活了,她是那样渴求一个异性的靠近。

这是一条男子的腿,这个男子又这么温柔可人,他的巧手在她的头上摆弄,嘴里不住小声说着话,气息呵在她的耳畔,他的腿轻抵着自己的腿,甚至感到他有力的腿肌诱惑着自己,使自己不由得闭上眼睛……当理发师坐到她的另一侧直接把腿霸道地紧抵着她的腿时,她明白了,这小子是故意的。但她没有反应,任凭他这样的暗示自己故作迟钝。

【二】

理发师的行为让雅宁想起一个人,也是一个比自己小八九岁的男孩子。大概是十多年前吧,丈夫出去打工,她和年幼的女儿在家,每天的日子休闲而孤独。林经常来家里窜门,这个男孩大概二十三四岁,父母在街上经营一家旅店,他刚结婚不久,除了在店里帮忙,就是来她家里坐着。

有一次。雅宁坐在门口洗衣服,林走到她后面,把腿蹭到她的腰上而不再离开,她本能的想站起来,但他的手抚上了她的背轻轻划过,接着,手摸上她的脖颈,从敞开的领口游移到胸部,夏天的她没戴胸罩,两只雪白的奶子被林的手用力揉搓。一股麻酥酥的电流传遍全身。

“不”,她无力的在心里反抗,但却对这种久违的感觉很享受。林像疯了一样把她抱起来摁倒在沙发上,霸道地吻上她的唇,一只手在奶子上捏着,一只手已经摸向小腹……

“ 不,不……”雅宁反抗着,但当林的手触碰到自己那早已湿漉漉的禁区时,她崩溃了,瘫软了……她的身体居然很享受这种霸道的占有,甚至开始用嘴配合着他的舌头在自己的嘴里肆无忌禅地侵略。她轻声地呻吟着,接受者这一波又一波的身体冲击,直到林像狼一样大吼一声瘫在自己身上……

“其实,我没结婚时,就看上你雪白的身子了。”完事后,林点燃一支烟,把烟雾喷在她茫然的脸上,悠悠地说。

“我们这样做,对不住他。”雅宁说的他是自己的丈夫。

“哼,你不觉得委屈吗?就他那颤巍巍的样子能让你好受吗?瞎子都看得出来,他伺候不了你。”林愤愤地说。雅宁不再说话,是啊,从结婚到现在,她的丈夫从来没有像林这样生猛过,她之所以默许林这样,只是自己的身体压抑的太久太久,渴望一次这样的狂放。雅宁在心里这样为自己开脱。

接下来的日子,一发不可收拾,林把新婚妻子扔在家里,三天两头往她家里跑,渐渐的,一天不见林,雅宁就像丢了魂似的。丈夫回来,他们就去小旅馆,去澡堂,去野外的庄稼地里……那段时间,雅宁变得好看了,眼角眉梢都带着笑,风韵动人。她一边觉得对不住自己老实的丈夫,一边忍不住身体的背叛,毕竟,她是个年轻的女人,她需要男人的滋润,不愿意那样渴死。

“你要做多少钱的?”随着老板娘下楼的一声问询,那条紧抵着雅宁的腿倏地撤开。雅宁这才注意到店里来了好多客人,几个理发师都忙活起来,老板娘大概没洗脸,一脸倦容的来到她面前问。

“我不知道,捡好点的做。”雅宁回答。

“那就连烫带染做600的吧”。看到雅宁露出惊讶的表情,旋即笑道,“给姐打个5.5折,330的,行吧?”“还是有点贵。”雅宁感觉自己这点头发花这么多钱,不是自己的经济能力所能承受的。

“哎呦,姐,你就别舍不得钱了,女人嘛,就要为自己活着,不够男人输一圈麻将呢,你说是不是?”雅宁被她说得不吭声了,是啊,一年就做一两次头发,干嘛舍不得用点好料,也让自己的头发看上去油光光的多美。于是,雅宁不再和老板娘讲价,安心等着镜子中的乌鸦变成一只凤凰飞出来,飞上蓝蓝的天空,去看自己的红哥。

一直到下午一点多,头发才做完,看着镜子中几乎像戴了假发的自己,雅宁很不满意,但又无话可说,因为,她的肚子已经饿得没力气去计较头发的问题,付钱时,老板娘不在,老板只收了她260。

“姐对我好,我也对姐好。”他看着她狡黠地眨眨眼。雅宁瞪了他一眼,感觉像吞了一只苍蝇,想吐。

【三】

知道一停电就是一天,女儿不知道去没去街上吃点东西。雅宁买了点面包回到家,小家伙在写作业。问她为何不去街上吃饭,她说醒来妈妈不在家,怕出去妈妈回来找不到自己着急。雅宁很感动,眼睛立马红了,还是女儿好,多心疼妈妈。女儿一边夸着妈妈更漂亮了一边去吃东西了。雅宁胡乱吃了两个面包,又上了街去超市买东西,她计划等女儿返校了,就去北京找红哥,她要去买几件衣服,尤其是内衣,她要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现在日思夜想的红哥面前。让他拥抱,让他亲吻,让他揉碎自己。

晚上,她又吃了两个面包,这小时候自己最爱吃的东西,现在不知道为何这样难以下咽。没办法,饭摊上的饭她不愿吃,饭店里她又嫌贵,再说,大半个城里停电,饭店里也是人满为患,经常得等好几个小时吃不到一碗面。

疲劳的雅宁躺在床上,盯着昏暗的窗帘,脑海里一片凌乱。红哥说他离婚了,要她马上赶过去和他过日子。难道自己的好日子就要来了?再不用在这脏乱差的小屁屋里煎熬,过那穷日子了?红哥在北京现在混得很好,是个大老板,有次回娘家看到他开着豪车,好不风光。

红哥是她的初恋,一想到要和他在一起生活,雅宁心里就充满幸福,她希望明天赶快过去,她就告别现在的生活,去投奔红哥,和红哥一起看日落,一起赏花开,一起搀扶着慢慢变老,这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啊。

想起红哥,思绪又回到20多年前,那时候高二没读完就辍学的雅宁不得不到村里的小学教书,看着一个年级还不到10人的学生,雅宁心里落满灰尘。她是个很心高的女子,整天生活在唐诗宋词中,对现实中的灰暗难以接受。庆幸的是,和她在一个学校教书的还有一个高考落榜的男子,高高的个子,英俊的外表,他们两个比起其他两个教师来算是学历高的。在那个落寞的年代,是红哥陪着她走过艰难的岁月。后来,红哥走了,他要去外边闯荡,说好挣到很多钱回来娶她,于是她就在那个破落的小学校里一天天等待一日日期盼,等着她的红哥回来。

宜昌正规的癫痫医院
癫痫病都有哪些方法手段
癫痫都有哪些发作症状呢

友情链接:

羞花闭月网 | 鱼人公主 | 沈阳违章查询系统 | 搜狗浏览器优化版 | 仰卧起坐训练方法 | 微信总部 | 金华日报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