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日本留学签证时间 >> 正文

【八一】呵,红辣椒(小说·家园)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山洪肆虐。浑浊的野三河支流翠竹溪涨水了,河里的水正在不断地加宽河床……

香香痴愣愣地站在岸边,手中的竹篮里盛着的一碗饭和几只红辣椒,这是满娃子最喜欢吃的呀,可是……

香香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满娃子被洪水卷走了,香香的脸上挂着晶莹的泪花,竹篮从她手中滑落,那几只红辣椒掉进了水里,在水面上飘荡着……

翠竹溪遇上了百年未见的山洪,溪边的农田和那片长势喜人的油菜,还有那座通往对岸小学的木桥都已经被洪水冲走……

传说翠竹溪每年都淹死过人。很久很久以前,人们还用童男童女给河神敬贡哩。涨潮的那天还能趟得过去。满娃子刚把三根树桩架的木桥上的几个洞补好,一群小学生放学了,满娃子站在齐腰深的水里护着一个个小学生过桥。突然两个小学生踩空了掉到河里,满娃子立即跳下河。他从深水中捞起那两个学生,刚把他们送上岸,一个浪头卷来,他身子一歪被洪卷走了。孩子们站在岸边急得大哭大叫,乱成一片……

“满娃子不会淹死的,满娃子积过德,那年满娃子被洪卷走,有个团鱼精护着他,他才在下河就被冲上岸了!”村里的老年人都议论这事,都认为满娃子是不会死的。

那还是满娃子当兵去的前一年,有次满娃子去赶场,路上遇到供销社的副主任鹰钩鼻提着一只大团鱼,那只团鱼足有十多斤,还在乱蹦乱跳哩。

满娃子有些不忍心地对鹰钩鼻说:“表叔,你把那团鱼放掉啰。”

“放掉?说得轻巧,放了它拿什么给你表婶补身体?你表婶都病得快不行了,住了几个月医院,你不知道哇?”

“拿鸡蛋补嘛。”

“鸡蛋?一百个鸡蛋也抵不上一只团鱼。”

“那要多少钱?”

“要多少?你拿一百个鸡蛋来我让你把团鱼拿去放掉。”鹰钩鼻根本就对他这个穷亲戚不屑一顾。

不料,满娃子认真了:“此活当真?”

“嘿!我不大不小也搞了这么多年主任,几时说话当过儿戏?”

“好!你等着,下午我就来找你换团鱼。”

“快去上学吧,满娃子。别在你表叔面前夸海口了,这么多人在场,你下午把一百个鸡蛋拿来我就算输给你了。嘿!细娃子嘴上无毛也想管闲事。”

满娃子在学校里给同学们讲了这事,好多同学都鼓他的劲:“满娃子,我们帮你凑。”

下午,班上好多同学都带来了鸡蛋,满娃子也提着篮子从自己家带来了二十个,大家都往他篮子里放鸡蛋,数一数,哈!一百零七个!同学们高兴地拍着手说:“满娃子,放学以后我们一起去给你助威。”

满娃子和同学们来供销社找到鹰钩鼻,鹰钩鼻一看傻眼了,脸也红了:“去去去!都一边去。”

在旁的一个农民说直话了:“哎,你当这个大主任,怎么说的话都不作数?”

“谁说不作数!我只和满娃子开开玩笑。来,满娃子把团鱼拿去。”鹰钩鼻反正也没花钱,又嬴得了脸面,满娃子高兴极了,他放下鸡蛋接过团鱼,来到翠竹溪大桥下把团鱼放进水里去了。后来听说有次涨水,满娃子背一个小同学抄近路过河,刚把小同学送上岸,一个浪头卷来,满娃子被洪水卷走。人们眼睁睁地望着满娃子消失在水中,有几个在场目击的老婆婆还掉了跟泪,可是下午满娃子又上学来了,人们十分惊奇。满娃子说:“屁股底下有个硬东西顶着呐,我被冲到下河又冲上岸了。”

“哈!那你是积了德的,人只要多做好事就会有神灵保佑。满娃子就是被那团鱼精保佑了的。”于是,满娃子被团鱼精救了的故事神话般传开了。

花开三春花又落。转眼间,满娃子当兵三年又复员回来了。他到翠竹岭供销社做了几个月临时工。供销社的副主任鹰钩鼻要留他做长期临时工,可乡党委挑村干部挑上他了,让他担任村支部副书记。满娃子发动村里的党员义务修整了废弃多年的堰塘,他计划给塘里投放三千尾鱼苗,争取两年后给全村的小学生免费上学。满娃子在部队当过副班长,有一定的组织能力。他回来后也不吹牛角号了。他组织党员义务投工修筑通往小学的桥。那阵子香香带着孩子从城里回来了,香香没有脸面去见满娃子。满娃子得知这一情况后,主动找到香香,他给香香鼓气,让她好好地生活下去,把孩子抚养成人。香香十分感动。

后来,满娃子又找到鹰钩鼻说情,将香香安排到供销社香菌厂当保管员。香香见满娃子一个人生活,常去帮他缝缝洗洗,满娃子最喜欢吃辣椒,香香就挑最大最红的腌制了一坛子。后来满娃子修桥没有时间做饭,香香就送饭,特地带上红辣椒,满娃子就吃得饱饱的香香的。桃儿曾撮合过他俩的婚事,可香香总是噙着眼泪摇头。她说她对不起满哥,她爸爸也对不起满娃子一家。她决心这辈子不嫁人了,对满娃子她只是有个报恩的思想。她在供销社上班就住在供销社。那天晚上,刘二的车带回来塑料薄膜,香香赶紧起床将货点清入库。刚入完库鹰钩鼻就来了,香香累得昏了,鹰钩鼻连忙扶住她,将她扶回寝室。这时香香的小孩已经睡熟了。香香躺在床上感激地对鹰钩鼻说:“主任,谢谢你了,你回去吧,我不要紧。”在香香的心目中,主任可是个好人呐。虽然他有时也爱和别人的女人嘻皮笑脸,可在香香面前却俨然像个长辈。他为人很谦和,肯帮别人忙,还要培养香香转成正式工人。他哪怕常在外面出差,也没听说拈花惹草之事。这时鹰钩鼻看到香香脸上微白,就倒了一杯开水递给香香,恰在这时香香的眼睛微微地闭着,鹰钩鼻就抓住这个好机会仔细欣赏香香。哦,这香香怎么生孩子后越发漂亮了?那端正的五官恰到好处,圆圆的脸庞上透着红晕,特别是那根油黑粗亮的大辫子很让异性心旌荡漾。鹰钩鼻的心顿时狂跳起来,连手里的杯子都拿不稳了,开水泼在香香身上了,香香睁开了眼睛:“主任,你……”

“哎!来,喝一口。”鹰钩鼻顺势用右手搂住了香香,左手给香香递水到嘴边。香香喝了一口,鹰钩鼻手又一抖,将香香烫着了,“嘶,嘶哈……”香香惊了一下。鹰钩鼻的心跳得咚咚乱响,香香也清楚地听到那心跳声,便大惑不解地望着他:“主任,你怎么了,你回去吧……”鹰钩鼻将杯子往旁边一放,心想:奶奶的,老子豁出去了!他心一横,饿狼扑食一般用那张嘴狠劲地啃在香香的嘴唇上。香香拼命地挣扎着,她伸出右脚从鹰钩鼻的腹部下蹬去,鹰钩鼻猝不及防松开了香香,香香迅急站起来,右手抓住了床边的木椅,她泪流满面怒目圆睁地望着鹰钩鼻,鹰钩鼻失去了信心,心想:“坏了,认命吧。”但香香抹了把泪轻轻地说:“你走吧!”鹰钩鼻心里奇怪但也很感激,就猛地转身跑了出去。

女人呀,女人。难道女人长漂亮了就是罪恶吗?香香解下了裤腰带,准备找个合适的地方悬梁自尽。她看了看身边的孩子,多么可爱呀,那苹果似的小脸蛋多么讨人喜欢……

外面有什么东西在嗡嗡地叫着,她侧耳细听,仿佛是满娃子吹的牛角号声,香香痛哭了一个晚上,但她终于没有走上绝路。

第二天早晨,她没去工地给满娃子送饭。满娃子因为近段时间忙于修桥,且有香香送饭,就没回家自己做饭。他想,只要香香真有那意思就娶了她,年轻人见过世面就是要冲破那些世俗偏见。于是他心安理得地等着香香送饭来,可是一等没来,二等还是没来。他想今天是怎么啦?他嘴里想起来那红辣椒的味,涎水都快流出来了。满娃子伸长脖子望着那供销社的方向,可是连个人影都没有。满娃子实在饿极了,就往供销社走去。他到供销社饭馆里买了几个包子,刚吃完就碰到了鹰钩鼻。

鹰钩鼻很热情地招呼他:“满娃子,来来,我给你讲个事。”

“么好事嘛?表叔。”满娃子跟他来到寝室。

“满娃子啊,表叔给你在城里介绍个对象怎么样?快三十岁的人,也该成个家了。”

“哎,表叔,我看暂时不考虑此事吧。”满娃子有满娃子的心思,他借口忙不过来。

“咳,告诉你吧,姑娘长得也不错,在城里烟厂做工,哎——”鷹勾鼻点燃一支烟接着说,“实话告诉你吧,你介绍进来的那个香香呀很不行呐,她保管又不负责任,再说,她还有作风问题啦,她那小孩就是私生子,要不,她怎么从城里回来了?你得好好想想哟。”

满娃子听了这话,如同挨了当头一闷棍,但他还是镇定下来了:“表叔,没其它事我就告辞了。”

满娃子心情很不舒服地往工地走去,走到工地没小心摔到坎下去了。人们闻讯赶来将他送往了乡卫生院。

下午,鹰钩鼻来到香菌棚里,香香正在给香菌浇水,鹰钩鼻对香香说:“别干了,找个人替你干吧。”鹰钩鼻见四下无人就轻轻地说:“香香,昨天的事就不必说了,说出去别人也不会相信我堂堂主任是那号人。你也要考虑考虑自己的名誉哟。哦,听说了吧,满娃子在城里烟厂谈上对象了,他去相亲时摔伤了呢,现在正在乡卫生院,他那女朋友晚上就要来护理他的。”

香香低着头一直没吱声,满娃子有了女朋友当然应该值得高兴,可他怎么不小心……哎,我怎么配得上人家……吃过晚饭,鹰钩鼻买上几瓶罐头和补品来邀香香:“香香,要不去看一看满娃子?走吧,这礼品就算我俩买的。”香香摇了摇头说:“我自己去买点东西。”

“哎呀,还买那么多东西做么事,要不你下月领工资了还给我一半的钱嘛。走吧!”鹰钩鼻连扯带拉硬将香香带到乡卫生院。香香想:这个鹰钩鼻呀,老婆才死了不到一年就想打我的主意了。人倒是个堂堂的大干部,可惜大自己二十多岁呀。哎,满娃子,今天是怎么搞的。香香感到自己的头很昏,但她支撑着要去看一看满娃子和他的女朋友。刚走到乡卫生院门口,鷹勾鼻指着一个正在提开水的姑娘说:“哎,那位就是满娃子的女朋友。”香香有些眼花缭乱了。他们来到满娃子病床前,满娃子勉强坐了起来:“谢谢,谢谢你们来看我。”

鹰钩鼻笑着说:“满娃子,你是喜中有祸,祸去喜来呀。”

满娃子摇了摇头说:“什么喜?我摔伤了。只要把桥修好了大家能安全地过河,大家都有喜了我也就有喜了。”

“当然当然。共产党员嘛,先替大家着想,然后再替自己着想。哦,等桥修好了,我一定帮你将媳妇从桥上接过来。”鹰钩鼻说完用眼睛斜乜着满娃子和香香。满娃子和香香都没有任何表情。

山洪暴发了。满娃子的心里乱极了,也象山洪一样奔腾着。虽然桥就要修通了,但一个令他难以置信的消息来了:鹰勾鼻早上送来了请柬,定于下月十五与香香结婚。满娃子把个请柬撕了个粉碎扔进了翠竹溪河里……

“糊涂啊!糊涂。都是他妈的糊涂。”

香香望着那滚滚的波涛,痴呆呆地自言自语:“好人啊,为什么好人得不到好报?”她是昨天才知道自己上了鹰钩鼻的当,昨天才知道满娃子还在等着自己哩。鹰钩鼻还到处造谣说要和香香结婚,她昨天才从桃儿那得知的这一切,可是已经晚了。香香跪在溪边,泪水盈盈地说:“满哥呀,我等着你,我相信好人不会死的,你会有神灵保佑的……”

她撒了一把红辣椒:“满哥,这是你最爱吃的红辣椒啊……”

红辣椒在水面上飘荡着,飘荡着……

太原有没有癫痫病专业医院
得了癫痫病过后应该怎么办
上海治癫痫效果

友情链接:

羞花闭月网 | 鱼人公主 | 沈阳违章查询系统 | 搜狗浏览器优化版 | 仰卧起坐训练方法 | 微信总部 | 金华日报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