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山东胶业 >> 正文

【江南专栏★邢台老大】面馆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面馆(小小说)

听说汽车进了山,公路修到了家门口,李山义告别了病友,回到了太行深处的洪水峪。

洪水峪山险坡陡,那条小道还是当年日本兵的坦克车压出来的,解放后年年勘查,如今真的打通了八千米长的隧道,疏通了晋冀的大通脉。宁静的山乡顿时沸腾了,红火了。

山义在路边盖了个小饭店,并立下了规矩:不卖酒,不炒菜,就卖鸡蛋打卤面。

机器压的面条儿,筋道,出锅过井拔凉水,大笊篱一抄,倒在大海碗里,浇香椿鸡蛋卤,桌上放着老陈醋,独头蒜,辣椒油儿......

把那些司机们吃的个个松腰带。一来二去,都知道了这个小面馆,司机们前赶后对总要到这儿来打尖。

山义是个残废,只有一条胳膊一条腿,那半拉子飘着一根空裤管儿和半条空袖子,看上去像买豆腐的挑子,一边沉,一边轻的晃晃悠悠。饭店忙,双拐磨得伤口又发了炎。一大早,他嘱咐俩小伙计,不能坏规矩。俺下山拿了药就回。

俩小伙计,一个是侄儿,叫管子;一个是外甥,叫筒子。同岁,都19了。俩人忙到下午4点多,才松了口气儿。

“哥!歇会儿吧,咱弄二两,咋样儿?”筒子提议。

管子一听喝酒就兴奋。“弄就一人弄一瓶,二两够干啥?”

“两瓶俺也不服你!吓唬谁呀!”筒子不服气的说。

筒子也不示弱。“有本事就比比,敢吗?”

“不敢是孙子!”

“你弄菜!我搬酒去!”

筒子从村里小卖部搬来一箱“老村长”。

管子炒了个鸡蛋饼,拌了个香椿芽。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骑驴看唱本,咱走着瞧!”

俩人血气方刚,摩拳擦掌,经常边干活边打嘴官司。

“好香的酒呀!”推门进来几个人,围着桌子坐下了。

俩人见有客,赶紧招呼:“吃面请里边坐,马上就好!”

“不吃面,今天想喝酒!”

“吃面有,喝酒没有!”筒子解释。

客人指着“老村长”说:“这是啥呀?”

“那是俺自己喝的。不能叫客人喝。”管子也解释。

“为啥不卖给客人酒呢?”

“是老板定的规矩。俺们也不知道为个啥!”

“今天俺多给你们钱,这桌酒俺包了!”那人说着从公文包里抽出一沓子崭新的大钞摔在桌上。几个人斟满酒,高高举起。“来!连干三杯!”

“慢!都给俺放下!”山义拄着双拐堵着门大声喊道。扭头又对俩小伙计吼:“快撤下,回头再收拾你俩!”

客人都愣了。

“开饭店的怕大肚汉?”

“到手的钱不挣?”

“喝酒管你屁事儿?”

山义语重心长的说:“司机朋友们啊,这酒真的不能喝呀!恁看清楚,俺当年也是跑车的司机,就因为喝酒,把车翻到山沟里,俩人丧了命,俺昏迷了俩月才捡了半条命呀!”

客人安静了。扶着山义坐下来听他诉说。

“摔死的那俩是他俩的爹。那年他们才3岁呀!”管子和筒子头一回听说爹是咋死的,呜呜地哭起来。

“俺开饭店挣钱事小,提示过往司机事大呀!”

那个嚷着喊着要喝酒的客人一把攥住山义的手:“老李呀!谢谢你!”

那个夹公文包的客人介绍:“这是咱市里的交警队长,听说你的事儿,专门来拜访你的!”

队长让人抬进来一辆崭新的轮椅,扶山义坐下,捧着一本聘书郑重的递给了山义:“聘请你为市里的安全监督员!”

山义接过来,感到责任更大了。

秘书小声嘀咕:俺们的肚子都咕噜咕噜打架哩!

山义急喊道:“伙计们,上鸡蛋打卤面呀!”

“来啦!”

“哈哈!哈哈!”

笑声把山间的鸟儿都震飞了!

北京治癫痫比较好的医院
治癫痫病最好的方法
甘肃哪家癫痫医院好

友情链接:

羞花闭月网 | 鱼人公主 | 沈阳违章查询系统 | 搜狗浏览器优化版 | 仰卧起坐训练方法 | 微信总部 | 金华日报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