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芜湖到郑州 >> 正文

【筐篼文学·微小说】猫是爸爸变的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细雨中,这是一排80年代的矿区宿舍,平房,一字排开,隔成一小间一小间的,一户两间。房顶的瓦片上生满了岁月的绿,雨水顺着绿苔往屋檐下滴,平房前站着一排老白杨,雨水从树叶上滴下来,泛着绿色的光,杨树下有遗弃的家什。

“哗……哗……”的麻将声从平房里传出,麻将声中隐隐掺杂着一只猫的叫声。

下午,光线很暗的屋内,一个九岁的小女孩坐在一张小木桌前,画着一张温暖的头像,画了叉,叉了又画,怎么画,都画不出她想要的。小女孩站了起来,揉揉酸痛的眼睛,走到木格子的窗前,将鼻子堵在玻璃片上,呆呆地对着窗外的雨点看。

突然,她好像听到了猫的声音。小女孩屏住气息,竖起耳朵仔细听,没错,是好朋友流浪猫来了,它知道她想它了。小女孩那双深陷的大眼睛里,突然有种明亮的东西在闪烁。

“妈,我想出去一会。”小女孩怯生生地说。

“不准去,认真做作业,再看你发呆,当心我揍你。”客厅里的妇人一边和着麻将一边扭头朝小女孩厉声训道。

“阿呜,阿呜。”流浪猫的声音时断时续地从窗外传来。

“妈,我……我作业做完了,就出去一会儿行吗?”小女孩几乎哀求着,一张小脸涨得红红的,声音有点儿大,有点儿结巴。

“哈哈哈,清一色,我又和啦!”妇人“啪”的一声推倒面前的麻将,其它六只眼睛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妇人麻利地数着刚赢到手的钱,顺手从一沓纸币里抽出一张10元钱,递给小女孩:“宝贝,作业做得好,奖励你的。出去玩吧。”

小女孩穿着粉红色的小雨披,欢喜地打开了木门,向外张望着。她的流浪猫正蜷缩在杨树下的一张拱起的芦苇席里(苇席的一只角,烧焦了)。雨在苇孔处聚积着聚积着,一颗,两颗,落到了猫的身上,每落一颗,猫就哆嗦一下,朝着小女孩的窗前阿呜阿呜地哀叫两声。小女孩的心开始微微地疼了起来。

她沿着墙,从屋檐底下走过去,蹲在树下,疼惜地从苇席里抱出那只猫,紧紧搂进怀中。小女孩站在雨中,犹豫了一下,旋即悄闪进屋里,她把冻得瑟瑟发抖的猫塞进了自己的小被窝里取暖,又到厨房找了一些剩饭,放在自己的小碗里,端到猫的嘴边。小女孩托着腮,趴在床沿上,欢快地看着猫的吃相。

夜里,她曾不止一次地把它悄放在自己的小被窝里,她喜欢把它搂在怀里睡觉,还喜欢一摸它的头,它就发出阿呜阿呜的声音。

天色渐渐晚了,客厅里的灯亮了。麻将结束后,牌友们留下话来“今晚7点半准时开场啊,我们先回家吃晚饭了。”牌友陆续走后,妇人摸着干瘪的钱包,脸色难看地走进屋里,一眼刷到桌上的作业本,火“蹭”的一下窜起来了。

“嘶拉”一声,作业本变成了两瓣,妇人愤怒地将本子向小女孩头上砸去。又迅速走到床前,逮住了那只猫,拎到门外,狠狠地摔在了雨地里。“你敢骗我,不写作业在本上画小人?还敢把这只该死的脏猫领回来,竟然放到了床上,看我今天怎么揍你。”

小女孩哭着急忙从床上抢过本子,裹进怀中:“那是我的爸爸,你不能撕掉我的爸爸。”

那只猫,明显受了惊吓,阿呜阿呜地钻进了雨中,不见了。

小女孩冲进雨中,望着猫逃的方向,伤心得大哭起来:“爸爸,这只猫一直躲在你睡过的席子下,它一定是你变的,你变成一只猫来陪我的。爸爸!你去了哪里?我好想你啊!”

妇人的脸色,惨白了起来。几个月前的矿难,丈夫连尸首都没有找到,除了麻将,她不知道不识字的自己还能靠什么养家?

癫痫治疗的方式方法有哪些
甘肃治疗癫痫排名
癫痫病小发作怎么办

友情链接:

羞花闭月网 | 鱼人公主 | 沈阳违章查询系统 | 搜狗浏览器优化版 | 仰卧起坐训练方法 | 微信总部 | 金华日报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