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小拇指汽修 >> 正文

【流年】较量(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来了,来了!”安宁嚷嚷着,赶紧关上教室的门,回到座位,佯装和其他几位老师认真备课。

今天是新校长到这个学校报到的第一天。老师们都拭目以待,想看看这个打南边来的校长是哪路神仙。安宁是活跃分子之一。别看她今年只有32岁,是个8岁孩子的妈妈,可骨子里一点都不像她的名字那样安静。据安宁自己说,就因为自己小不点的时候就不停地淘气,不是摔了瓶瓶,就是砸了罐罐,要不就是把奶奶刚孵出来的小鸡放到澡盆里游泳,制造出那么多让人头痛的事件,大家一致商量把自己的名字改成“安宁”。人都说,一个好名字能影响一个人的性格和运势。可到了安宁这里,一切都不凑效。

安宁在学校倒是不“淘气”,她毕竟是为人师表的老师。可架不住她经常给校长制造出一些令人头疼的“淘气”事件。上任校长怎么走的,如果说的苛刻一点,多多少少跟安宁是有那么一点关系的。

那是个冬天,正上早自习。安宁发现班级里一个男生和女生传小纸条。没收一看,不得了了,原来是空中传情书呢。眼看六年级了,毕业成绩抓得紧,复习时间都不够用了,十几岁的小屁孩子就开始眉目传情,这还了得。安宁气不打一处来,就忘了前任校长,前任教导主任大会小会三令五申强调的不准体罚学生,不准变相体罚学生的事情。

好吧,你俩不是想要好吗?那到走廊去要好吧。安宁把两个孩子推出门外,继续讲课。谁知5分钟后,走廊的窗户被突然打开,两个孩子跳楼了。

许多老师闻讯都吓傻了,纷纷跑到后操场。一看两个孩子没事,只是身上沾了些泥土。心里一块石头才落了地。原来安宁班级的教室在一楼,这要是在二楼、三楼,可能安宁的职业生涯到这里也就画上圆满的句号了。安宁有些胖,等她呼哧呼哧跑到后操场时,整个人的腿都是软的。老师们告诉她没事时,她的腿肚子还在不听使唤地打颤。

这事发生后,前任校长骂了安宁,骂得狗血喷头。安宁没敢顶嘴,也没做什么解释。这种事无论老师多有理,出了状况,有理也逃脱不了责任的追究。

2.

生命攸关的事情刚过去不久,学校要检查各科作业。安宁班级的作业还差很多次,想补上也来不及了。安宁向来讨厌让学生做书面作业,说那纯粹是浪费时间的无用功,有那时间还不如多领学生做几道习题。她这么想了不要紧,还把这套言论发到了教师群里,结果一呼百应,老师们都对安宁的观点大大点赞。这么一来,教导处的作业检查就遇到了阻碍,老师们空前的团结一致,都不完成学生的书面作业。一查始作俑者,安宁也。

安宁又一次被请到了校长办公室。但这次,安宁没挨校长骂。校长只是说,安宁呀,你还年轻,要不你到村小去锻炼两年。这话的味道挺呛鼻,安宁不傻,她听得出来啥意思。安宁说,校长,这件事是我先抻头不假,但也是全体老师的心声,你不能不顾民意,只盯着我一个人哪。校长说,安宁你说出花来都不好使。本来好好的一湖水让你搅乱了,这学校的工作还能不能做下去了?你到我这个位子上来坐两天试试。安宁想,在其位就该谋其职,说什么如果可能这样的废话,要是我当上校长,这个位子今天还有你呀?但安宁也只是在心里泄泄私愤而已。临出校长门时,她当着校长的面做了保证,以后再有集体事件绝对不再抻头,只做一只沉默的羔羊。校长说,安宁,我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你自己琢磨着看吧。

出了校长的门,安宁的心就忐忑着。她心里没底,不知道校长会不会真的把她送到离家几十公里的乡村小学去教学。如果去了,恐怕一年半载也别想回来。乡村小学交通不便,一星期才能回一次家。那种环境是安宁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一个暑假里,安宁过得都不怎么安稳。就想着要不要走点后门,做出去看看校长之类的举动。谁知还没等这个想法付诸实现,就传来校长被调走事件。还说,校长受了跳楼事件的牵连,在当地造成不小的影响。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安宁听了心里挺不是滋味。觉得校长走这件事自己真是逃脱不了干系。好在校长走时跟大家都是一团和气走的,还集体聚餐,共同举杯喝了祝福各自的前程鹏程似锦的酒。在气氛热烈的宴会上,也没有指责安宁半句。安宁的心才稍稍放进了肚子里。

时间稍长,就忘了惹前人哭的那些事。

安宁就是这样一个没心没肺,大大咧咧的女老师。

3.

新校长的到来,在安宁的学校里掀起了轩然大波。什么样的说法都有。最一致的说法就是此人男性,年轻。工作没几年,便踏上仕途。光环簇拥,非等闲人也。

安宁跟老师们佯装在备课的时候,其实教室的门是虚掩的。校长从门边走过,最起码他们能够看到一个背影。果然,坐定几十秒后,她们就听到了走廊里传来“踏踏踏”地脚步声,凭感觉,似乎是个大块头。待身影从门边晃过时,老师们不约而同停下了笔,眼光直直地向着门开着的那一道缝隙望出去。“呀!”安宁喊了出来,又赶紧捂住了嘴。其他老师也一副吃惊的表情。

听到脚步声走远了,这间教室便炸开了锅。安宁又开始不安宁了。话题的焦点便锁定在“新校长怎么这么大块头”上。刚才教室里的所有人都看到了,新校长人高马大,粗壮得如一根大柱子。他的头顶快够到教室的门框了。本来,安宁因为胖,在学校就经常被人戏谑,说你再不减肥,干脆就叫“安猪猪”吧。说实话,安宁做梦都想瘦下来,瘦成易潇潇那样的被风一吹,就能刮跑了的身材。可是老天就是不长眼。安宁喝凉水都胖。体重最高时达到180斤。不到一米六的小个头,像个球一样整天在学校滚来滚去,成了学校一道最具话题的风景。好在这个假期里安宁听从他人的建议,本着只吃青菜,不吃肉;只吃馒头,不吃米饭;外加晚餐只吃水果,不动米粮的原则,好说歹说,体重彪减到了140斤。这对胖姑娘安宁来说,真是三世修来的好事。

现在,看到了新校长柱子般的身材,安宁的心稍稍踏实了。这个地球上总算还有另一个胖子与她遥遥呼应,一人踩住地球的一头,保持地球平衡。地球虽小,相遇知音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呀。那一刻,安宁在心里把校长当成了“知音”,当然,仅是身材上难兄难弟的那种知音,别的倒谈不上。

4.

新校长来了,燃起的第一把火,便是开全镇教师会。

这次的教师会,空前的座无虚席。一改往日这个请假,那个有事的习惯,纷纷到场。当然,几乎所有人的心态都是差不多的,大家想见识一下新人的庐山真面目。有必要弄清楚新人是属于哪种类型的校长,好应对自己以后的工作。如果是学者型的,软弱,有书生气,老师们就可以偷偷做些喝茶聊天,外加上班时间出去爬爬山,逛逛街之类的事;如果是雷厉风行型的,老师们就有必要收紧自己的小尾巴,尽量不撞校长的枪口,做得循规蹈矩一点。毕竟大多数老师还是懂得明哲保身这种“油条”哲学的。当然还有第三种类型,圆滑世故型的。老师们也最怕这种类型。因为揣摩不出校长肚里的水到底有多深,想跟他称兄道弟,又怕他另外一只老师们看不到的眼睛里藏着一支支暗箭,那嗖嗖地射出来,谁也抵御不了。

据安宁观察,在台上讲话的校长基本属于第三种,老师们最恐惧的“圆滑世故型”。判断的依据是,新校长讲话从头到尾一直微笑和气,好像跟家人聊天;新校长不时地点出几个老师的名字,说出他们的工作特点,加以赞赏;新校长手里只有一个黑皮日记本,没有打印好的讲话稿之类照着念,照着读,说明他肚里是有水的。至于有多少水,深到什么程度,安宁暂时还是把握不好的。

第一面,很多老师的心里都打起了边鼓。虽然新校长初来乍到,可对这个学校并非一无所知。就从他轻松地叫出一些老师的名字,就知道他事先是备过课的。越是这样,老师们越觉得自己以往的小秘密好像都是藏不住的。新校长知道的事情有可能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多得多。为了不撞枪口,人人都变成了听话的好学生。上班时间,即便校园大门是开着的,也没有老师随意出去,爬山或者逛街。办公室里,没课的老师都端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听不到谁和谁嘻嘻哈哈的聊天。其实,一边备课,老师们的一只耳朵都在极力地支楞着,捕捉着随时而来的风吹草动。

5.

安宁也“安宁”了一段时间。在无法窥知新校长的水深浅的情况下,安宁努力克制着自己,不做以往那些煽风点火,起哄带头的事。但好像安宁的成长就是伴随着一些大大小小的麻烦来的。有些事,想躲也躲不过。

学校新发了一批校服,分到各班以后,学生都要试穿一下。但学校事前已经敲过警钟,衣服无论大小一律不退不换。一个班里四十几个孩子,想都称心满意那是不可能的。总有几个孩子因为裤子瘦了,或者上衣肥了,找到老师要调换。安宁班里就有一个胖孩子,裤子和上衣别说扣上扣子了,就是穿到身上都困难。

安宁便找到低一年级的易潇潇调换。平日里,安宁跟易潇潇的关系处的不是很好。说白了,就是不喜欢易潇潇的人品。易潇潇是骨感美女不假,但她那双眼睛总时不时地对潇洒的男老师放电。人是美女,眼若杏花。就在新校长跟全镇老师的见面会上,安宁就看到易潇潇的一双媚眼直直地盯着新校长看,好像饿极了的狐狸发现了一大块肥肉,嘴里的涎水似乎都要流出来了。而且,易潇潇这个人自私。凡是触动了她的利益,她从来不肯为别人想一点。在学校里,老师们都知道易潇潇的人品,很少有老师找她帮忙办事。

安宁也不想找易潇潇。但学生的服装一穿就是三年,中间不再配发。现在有的孩子连衣服都穿不了,学校以后举行的任何活动都别想参加不。安宁心里就着急了。她找过一年二班的韩木木老师调换过,但扒拉来扒拉去,确实找不到合适的孩子调换。韩木木老师说,你去易潇潇班级看看。她说班里有几个学生长的单薄瘦小,却错发了大号的服装。为了学生,安宁就硬着头皮找到了易潇潇。

易潇潇没说不调换。她先是在班级学生中间走了一圈,眼光看似很认真的逡巡。然后脚步停在一个瘦小的女孩面前,说,凌宇,你的那套服装是不是穿着太肥了,老师给你换一套合适的吧?谁知,凌宇把头摇的像拨浪鼓,说,老师,那套衣服已经被妈妈拿去改了,不能换了。其实易潇潇之前就知道凌宇的衣服拿去改了。然后,易潇潇又在几个学生那里调查一番,结果大抵是一样的。不是家长不同意调换,就是衣服被送去裁剪了。而真正衣服穿的不合适,又等待调换的那几个同学,易潇潇并没去问他们。

易潇潇的小伎俩安宁全看在眼里,气得心里冒火。心想,你易潇潇也太小气了。不就是上次咱们打同年组时,我的教学成绩比你高出5分,你就耿耿于怀吗?你怎么不想想我比你高出5分的原因。你自己平时的功夫都用在那些酸不拉几的情事上,学生的成绩能高到哪里去。尽管心里一团火等着发泄,安宁嘴上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只是淡淡说了句,好吧,我再去别班看看,就转身走了。易潇潇看着安宁生气离去的背影,得意地关上了教室的门。她嘴角漾出的那抹笑意好长时间都没有散去。

6.

衣服调换不成,恰逢家长又打来电话,极力要求调换。安宁一肚子火气就撒到了家长身上。家长也不是省油的灯,不但在电话里说了挺难听的话,而且一竿子找到了校长,狠狠告了安宁一状。

安宁就被请到了校长室。

安宁没看到气哼哼的家长,只有校长一个人站在窗边。他让安宁坐在沙发上,转身倒了一杯水递过来。安宁有些受宠若惊,她哪儿受过这个待遇呀?跟原先的校长交锋,直接就是校长噼里啪啦一顿臭骂,校长是坐着的,安宁是站着的。骂完了,校长语气里的意思是让她滚,安宁就滚了。因为校长室对安宁来说简直就是地狱,她巴不得一辈子不走进去才好。

安宁犹豫了两秒钟,还是接过了那杯水。新校长说,安宁,说起来咱们还是一家子呢。你叫安宁,我叫安童,咱们都是老安家的后代。安宁不好意思地挤出一丝笑。不知为什么,从那次校长跟老师们的见面会后,安宁就觉得内心跟这个校长有一丝亲切感。除了他们都有差不多的身材,属于难兄难弟,苦难知音那种外,可能还真的源于他们都姓安。在这个小镇,全体一百零九个老师里,从头扒拉到尾,姓安的也只有安宁一个人。而现在,新校长安童的到来,为“安”这个姓氏增添了一股强大而新鲜的血液。安宁的心里还真是有些小兴奋。

安宁想解释整个事件的经过。被安童制止了。要是原校长,过程基本上就是这样的。他会气哼哼地对安宁说,你说吧,我看你能讲出什么花来。然后安宁就讲。通常是不等安宁讲完,校长就会打断她的话,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原校长脾气不好,动不动就表现得极其没有涵养,全镇老师都知道他的秉性。大大咧咧的安宁屡次中枪,更是深受其苦。

安童说,先喝点水吧。安宁就一边佯装喝水,一边镇定一下自己的内心。她在揣测,安童校长接下来是要表演哪般武艺?是狂风暴雨,还是细雨如丝?总之,一场雨一定是会来的了。

癫痫疾病发作多久才好
儿童痫病可以治吗
患了癫痫有哪些治疗方法

友情链接:

羞花闭月网 | 鱼人公主 | 沈阳违章查询系统 | 搜狗浏览器优化版 | 仰卧起坐训练方法 | 微信总部 | 金华日报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