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鱼人公主 >> 正文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八)

日期:2019-11-7(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八)

       凯特琳躺在宽阔的浴盆中将头没入水中至鼻子处,不时还淘气的吐出几个气泡。
       这种惬意的感觉似乎很久都没有享受过了,这不由得让凯特琳想到了途中那个黑衣女子的事情,她甚至还逼迫自己吃老鼠肉呢。而现在的自己就好像身处在天堂里一般。
       如果现在闭上眼睛自己大概马上就会睡过去吧。
       只是真的好像睡一会啊。凯特琳闭上眼睛想道。
       “凯特琳晓姐,舞会不多时就要开始了,您可以更衣了。”
       莎拉隔着浴帘对凯特琳说道。
       “是呢,现在还不是自己悠闲的时候。”凯特琳想到这就马上起身准备更衣。
       当她拉开浴帘的时候,莎拉就和她迎面而立距离不过10公分,手上拿着浴巾微笑着看着凯特琳。
       凯特琳下意识的遮住自己胸前,一边伸手去取浴巾一边对莎拉说道。
       “谢谢你啊。”
       可是莎拉却手臂一晃。
       “让我来服侍您吧。”
       莎拉细心的擦拭着凯特琳的身体,只不过凯特琳却显得特别的不好意思,除了自己的母亲外被人看到胴体还是第一次。
       之后莎拉又帮凯特琳梳理头发扎了一个可爱的斜马尾式的公主头。
       “好可爱的发型,莎拉你真是心灵手巧呢。”凯特琳夸赞莎拉道。
       这一次轮到莎拉不好意思了,两手交叉在前的莎拉扭扭捏捏,裙摆也跟着微微动了起来。
       “女孩子就是要把自己打扮的可爱点啊,是凯特琳晓姐太不在意自己了。”
       “是吗?还好啦~我可是皮尔特沃夫的警长哎!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凯特琳在梳妆镜前看着镜中的莎拉说道。
       “不会啊,凯…凯特琳晓姐人又漂亮,身材又好,而且,而且…还一身的本事,你在皮尔特沃夫的事情我很早就知道了,我…我很喜欢凯特琳晓姐的呢,嗯…怎么说呢,该说是羡慕才好还是憧憬……”
       莎拉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凯特琳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你…喜欢我?”凯特琳回过头看着莎拉说道。

       “快,快换衣服啊!舞会要开始了!!我在外面等你哦。”莎拉忽然声音就大了起来,声音也急促的很,说完她就走了出去,只是脸上的红晕还清晰的印在脸上。

       终于舞会前的晚宴就要开始了,当凯特琳进入会场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将目光定在她的身上,今晚的凯特琳格外的引人注目,甚至于来宾们都纷纷接耳询问这个女孩是谁。

       “凯特琳晓姐今晚真是夺目的很呢,龙女公主都快被你比下去了。”莎拉随同凯特琳进入会场,一边走着一边悄声说道。
       当凯特琳就自己的座位坐定后,会场内的音乐声也停了下来,一个中年男子模样的人站了起来。
       这个男人凯特琳倒是见过的,不错,他就是德玛西亚的君主嘉文三世,至于凯特琳为什么会见过嘉文三世,只因嘉文三世曾访问过皮尔特沃夫,那时凯特琳还小,是父亲带着她去的。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嘉文三世也不再那么年轻,不过他身上散发出的那种王者气息却是丝毫不减当年的。
       这时嘉文三世开了口。

       “今天很荣幸能请到在座的各位来参加这个宴席,吾不胜荣幸,想必大家都知道今天的重点,那就是我的儿子嘉文四世和天空之龙的公主的订婚仪式。这也是我和天空之龙首领的一个心愿,也希望通过此事达成一个联盟,一个友好协同的联盟……”
       嘉 文三世还在做着自己的开场演说,凯特琳则有些坐不住了,开始东张西望了起来。

       当他目光巡视的时候,看到了他。
       他的身边坐着一个美丽的女子,装扮得体落落大方,只是眼神却异常坚毅,给人一种不容侵犯的威严感。
      于是凯特琳问莎拉道。
       “那个女子是谁?”
       莎拉回答道。
       “当然就是龙血武姬公主了。您不知道吗?”

       凯特琳愣了一下,因为如果这个女人是龙血武姬公主的话,为什么他又会坐在她的身旁呢。并且还是被单独隔离出来的一个角落。

       这时公主旁边的男人似乎也注意到了凯特琳,两人目光相接,男人目光却迟迟不肯离凯特琳左右,最后还是凯特琳逃避开了,就连嘉文三世已经做完了致礼词也没有注意到。
       “凯特琳晓姐,凯特琳晓姐。”直到莎拉拽了拽她的裙摆为止。
       凯特琳这才回过神来忙站起身和各位来宾一起敬德玛西亚,敬嘉文三世和其夫人及皇子和公主。
       “原来他就是嘉文四世。”
       凯特琳默默自语道。

       “嘉文”这个名号其实是个荣誉,被誉为嘉文的人通常都是皇亲国戚或另有极大功勋之人,因为和赵信熟识,凯特琳开始也并不为奇,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原来这个嘉文,就是皇子,就是未来的国王,他就是嘉文四世。

       待嘉文三世致词完毕后,大家开始自由活动。
       赵信则一直立于嘉文三世身旁不离其左右。
       “国王大人,好像有些奇怪呢。”赵信将头凑近嘉文三世耳边悄声说道。
       嘉文三世并没有直接搭理赵信,而是和走过来敬酒的艾欧尼亚使者继续交谈着。
       “为什么没有见到诺克萨斯派遣来的使者呢?”赵信又继续在嘉文三世的耳边低语着。
       这时嘉文三世才回过头来,皱一皱眉头,小声说道。
       “不必介意,诺克萨斯不是向来如此吗?”然后又继续转过头去和艾欧尼亚的使者交谈了起来。
       只不过,这一种不祥的预感划过赵信的脑际,虽然也只是那么一瞬的事情。
       艾欧尼亚使者对嘉文三世说道。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德邦总管赵信吧,今日能得以相见真是荣幸之至。”
       赵信忙回礼说自己只不过一介武夫。
       “赵信啊,我给你介绍一下,特使身后站着的这位你想必还不认识。”
      赵信寻视过去,他看到了一个男人,此人头带钢盔,此钢盔却与其他与众不同,完全遮住了前面的上半边脸,而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地址且还遍布了很多绿色的眼,让人无法看清此人此时的表情,是笑,还是怒,亦或是毫无表情。
       特使这时又开了口。
       “还是让我来介绍一下吧,这位是我们艾欧尼亚无极之道的修行者,人称无极剑圣·易。因为其修行高深,我们一般都唤他作易大师。”
       这时候易也终于开了口。
       “易大师此等叫法却是万万不妥,一介武夫,何足挂齿。”

       英雄惜英雄,虽然这是赵信第一此和易相见,但却总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

       对于这样的社交场合凯特琳也并非陌生,只是她不喜欢这种氛围,平淡自由的生活才是凯特琳所向往的,就这样有一茬没一茬的胡乱想着,不自然的她就想到了伊泽瑞尔,此时此刻的他又在什么地方做着些什么呢。
       可是此时却并没有时间给凯特琳这些闲余的时间去思考,因为总会有些社会名流过来搭讪问些有的没的。每当凯特琳提到自患上癫痫病该如何根治己父亲的时候所有人都会作吃惊状然后再大大赞美自己一番。凯特琳确是对这些有些厌烦了,但是也没有办法。
       就这样又过了没多一会。
       嘉文三世则宣布舞会正式开始。
       绅士们就都纷纷起立去对自己中意的女伴邀舞,凯特琳则赶忙躲去了露空的阳台,她可不想自己一晚上就这样像个玩偶般游走于这些“绅士”之间。
       被整理出来的会场中央嘉文四世皇子和龙血武姬公主则首先带舞第一首舞曲。
       所有人的目光此时都聚焦在两人身上,各种赞美羡慕之语弥漫了整个会场。
       两个人是如此的默契,连凯特琳也被两人的身姿给羡煞住了,这是多么般配的两个人啊。
       如果……如果我是那公主,而皇子是他那该有多好呢。
       凯特琳有些懊丧的轻轻叹了口气。

       第一首舞曲也恰到好处的就在此时结束了最后的音符。

       大家都从舞场内散开等待下一首舞曲的开始。
       这时,环形楼梯上盖伦手挽一位漂亮的晓姐向舞场正中央走了过来。这位晓姐虽然长得可爱异常,但是能看出她年龄湖北得了癫痫该怎么做并不大,稚嫩的脸上挂着纯洁无暇的笑容。
       各位来宾却又是一阵骚乱,纷纷轻声低语探讨着。
       嘉文四世则是和龙血武姬两人迎了上去。
       “盖伦,怎么这么晚才来?”嘉文一边拍拍盖伦的肩膀一边说道。
       “今晚这么重要的场合,我身为德玛西亚护卫队总队长总是要安排妥当了才能抽身啊。”
       盖伦微笑着说道。
       “嘉文哥哥是不是忘了谁的存在呢?”紧挽盖伦手臂的少女不安分的说道。
       “抱歉抱歉,我怎么会忘了小拉克丝的存在呢。”嘉文一边说道又一边摸摸拉克丝的头。
       “对了,还没有来得及介绍呢,这位是…”
       还没等嘉文说完龙血武姬便打断了他的话语。
       “你们好,我是龙血武姬·希瓦娜。你是被人称德玛西亚之力的盖伦阁下吧,只是不知这位可人的晓姐是?”
       “我叫拉克丝,就是你所说的这位德玛西亚之力的妹妹哦!德玛西亚的人们都称呼我作光辉女郎。”
       拉克丝狡黠的笑着说道,并且一脸的得意表情。
       大家也都被她的这种神态所逗笑了。盖伦则是一脸无奈的搔了搔后脑勺。
       嘉文则是向盖伦使了个眼色,示意盖伦借一步说话。
       盖伦也心领神会,寒暄了几句后便和嘉文向阳台走去。
       拉克丝倒是和希瓦娜很合得来,没有面生的感觉,马上就聊了起来。

       “那么,你有什么对我说的吗?”盖伦向嘉文问道。
       “当然,其实就是……”嘉文下半句的话就这么忽然一下子沉默且消失掉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盖伦的背后。
       盖伦也是完全摸不着头脑,于是好奇似的回头向嘉文目光注视的方向看去,却正好看见凯特琳趴在阳台护栏上貌似在思索着什么,因为晚礼裙的关系,凯特琳那白皙的后背此刻在月光明朗的映射下洁白且被一览无余。
       即便如盖伦这般的英雄也一时间被迷住了,还是嘉文的咳嗽声把他从恍神状态中给拉了回来。
       但这一举动也让凯特琳惊觉而回过身来。
       “凯特琳晓姐,欢迎你来到德玛西亚,来到德邦城。”
       “一路辛苦了。”
       盖伦迎上前去打招呼道。
       而相反的嘉文则是显得有些不自然,待盖伦招呼后才踱步过来,头也低着似乎有意不愿和凯特琳的视线相交汇。
       最终还是凯特琳先开了口。
       “嘉文,恭喜你哦。其实直到刚才为止我都不知道你是皇子呢,之前说话有冒犯的地方还希望你能原谅。”
       听了凯特琳的这番话,嘉文反倒显得更加难过了。

       只是这里有个人却比嘉文更加不自在,夹在此二人之间的盖伦实在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羞花闭月网 | 鱼人公主 | 沈阳违章查询系统 | 搜狗浏览器优化版 | 仰卧起坐训练方法 | 微信总部 | 金华日报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