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中页眉页脚 >> 正文

【八一征文】寄往天堂的信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夜静了,我关上门,拿出笔和纸给远在天堂的父亲写一封信。

啪嗒—啪嗒—,一串泪珠滴落在信纸上,晕染出一朵朵墨色的花。

亲爱的爸爸:您好!

女儿想您了,您的生日快到了,八月一日建军节。听妈妈说,您根本不知道是哪天生的,可您认准是八月一日生的,大家都认同了,理解您对军队的那份深厚的感情。

当年日本鬼子侵略中国,您离开家参加了八路军。在日本鬼子的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下,爷爷、奶奶被鬼子杀害了,家也被鬼子烧了。没爹、没娘、没家的孩子下定决心与小鬼子血战到底!

1949年4月,毛主席和朱总司令命令人民解放军“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您是百万雄师强渡长江中的一员,那场战斗是残酷的,船被炮火打翻了,您硬是抱着一块船板游过来的。那天,您身边牺牲了好多战友,您常常提起他们,思念他们。

南下以后,您留下来,接管了地方公安局的工作, 就这样一干就是一辈子。您对政法工作有着特殊的感情,惩恶扬善,打击犯罪,与军人保家卫国,有着同样的责任和担当。

爸爸,您是最爱我的,最痛我的,对哥哥您常常板着脸斥责,对我从来没有。我是被您夸大的,好孩子,好学生,优秀少先队员……奖状挂满了墙壁。

爸爸,知道吗?我的文学梦,都是您给勾起的。第一次写作文,您就夸我说,我的女儿作文写得好,长大了一定会成为一名文学家。从此,我就开始做起了文学家的梦。

老师布置写一篇作文,我有时候写三篇,作文本总是不够用,每每写完作文我都拿来给您看,就想得到您的夸奖。有人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我坚信!

爸爸,我在家一直是听话的乖乖女,您狠狠地骂过我一次,就一次。您还记得吗?

1985年,全国检察机关第一次公开对外招考,您一心想我到检察院工作,当一名检察官。其实我心中有自己的梦,但我真的不忍心去违背您的意愿。我听从了,努力了,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检察院。

爸爸,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检察院是干什么的。当我进入检察院第一次看了死刑执行后,我退却了。

我们一起进检察院的有七个人,袁卫国、罗宏、莫小耘、肖婷婷还有外号叫“啄木鸟”和“苞米花”的。 穿上检察制服的那一天,我们几个人都当场换了装,戴上了大盖帽,心中洋溢着无比的自豪。

在穿衣镜前,我照了一遍又一遍,标准的瓜子脸,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眼睫毛,高挺的鼻梁,一笑两个酒窝,端庄秀丽,美而不艳。身着一身检察制服,更显得一身正气,英气挺拔。

当我们上班的第一项任务就是让我们去看死刑执行临场监督。夏检真有点太过分了!

记得那天,天还未亮,我们就坐车从检察院出发前往看守所,虽然路边的风景看起来依稀朦胧,但可以想象,这风景还是昨天的风景,世界还是昨日的世界,对于死刑犯而言,所有这些都没有任何意义,他们将再也看不到这个花花世界了。

约一袋烟功夫,我们就来到郊外的看守所,这时,警察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了。

死刑犯正拖着粗重的脚镣,在狱警的扶持下缓慢地走出来,每越过一道铁门,铁门都自动发出“轰”的一声巨响,仿佛在为死刑犯敲响了丧钟。

他被带到审讯室,他真的很英俊,端正的额头,棱角分明的脸形,高挺的鼻梁,他眼神是无助的,甚至是有点孩子气。

当时的刑检科长吴语对我们说:“这个人是十恶不赦的恶魔,在镇子上杀了全家三口,还有个仅5岁的女孩,只抢到了50元钱!太残忍了!”

我断定如果不听吴语说,绝对不能分辨这种眼神,它竟然是从一个杀害三个无辜生命的残酷的抢劫犯眼中所发出的。

狱警们用早已准备好的麻绳三下两下就将他捆成一个五花大绑。法官前来宣读死刑执行令,吴语科长在验明正身的笔录上签了字。

“呜呜”作响的警车开道,我们和死刑犯同坐在一辆卡车上,他双手被反缚着呆坐在那里,就像傍晚的狗尾巴草因缺乏阳光和水分而萎靡不振。

在押解到刑场的途中,我都不敢正眼看那个死刑犯一眼。

他们这群人中莫小耘最胆大,她叉腰站在最前面。

我躲藏在莫小耘后面,从她的腋窝下偷偷地看了一眼死刑犯,正好与那个死刑犯的目光相接。

那种眼神,仿佛放射出一种绝望和哀怨的寒光,我心不由地一阵颤动。

死刑犯被五花大绑,跪倒在火葬场围墙后一片旱田里。行刑的步枪从他后背慢慢地划过,游走到脑后部位停下了。

行刑的武警战士后撤一步,与肩同宽,双手紧紧握住他的步枪,眼角用余光斜看着站在最前头的行刑队长和那面小红旗。

小红旗已经举起,武警战士凝神屏气,监刑官举起红色的小旗,放开喉咙喊道:“预备——”

突然,死刑犯猛地一回头,两眼斜乜着望了一眼,眼里满是绝望、恐惧、怨恨、留恋……

枪响起,撼人心魄!惊起了山脚下对面一群斑鸠。

他的头盖骨像小瓢一样被揭开,红色的血液和白色的脑浆四处飞溅。

死刑犯一头栽了下去,身体抽搐着,嘴里吐出了几个大小不等的血泡。

我不敢往下看了,使劲咬着嘴唇,控制自己尽量不让泪水流下来,可是那不听话的泪水,还是先充满眼眶,簌簌地流了下来。我第一次看到了一个鲜活的生命走向终结。

“苞米花”当场就呕吐了,说那个死刑犯最后一眼是望着她的。

回家后我一个人躲在厕所里拼命呕吐、哭泣着。

刺耳的警笛声和枪声在耳边回荡,我痛苦地捂住了耳朵,身子顺着墙滑下去,蹲在了地上。

一个星期都不想吃腥腻的鱼和肉,一想就犯胃,就想吐。

我的眼前,总浮现着同样的镜头:五花大绑的男人,跪着,四处飞溅的脑浆,斜乜着的眼睛,扭头盯着,满是恐惧、绝望、哀怨……

没想到当检察官还要过这一关,叫我们这些女孩子怎么受得了?

我从小就胆小,生性懦弱,又好哭,杀鸡看都不敢看,不要说杀人了。

“苞米花”打那后明显消瘦了,神情恍惚,无精打采。她走了,当律师去了,同样是维护公平正义。

我深有同感,也想离开检察院去上文学院,继续自己的文学家的梦。

当您得知我想退却时,您大发雷霆,对我大声吼道:“你怎么会这样?啊?!那像我的女儿?我没想到,我真的没有想到……我是个当兵的出身,我这一辈子就没有做过逃兵,你是我的女儿,你怎么要当逃兵呢?就因为这么一件事情,你就打退堂鼓了?怎么没有一点责任感啊?国家总要有人来维护正义,维护生活的安宁吧? 要有军人一往无前,永不言败的信心和勇气……”

爸爸,您在我心目中是威严的,您的一声吼,让我懂得了什么是忠诚和坚守。我咬着牙,将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生生憋了回去,将少女时的文学梦深深地埋在了心底。

爸爸,在我的记忆中,您曾经为一件事痛哭流涕过,就这一件事。

那是1976年1月8日当他得知敬爱的周总理去世时,您号啕大哭。11 日下午,周总理的遗体灵车要经过天安门前往八宝山,您带我们赶到天安门,目睹了人民群众十里长街送总理的悲壮场面——目送周总理的灵车缓缓西行,灵车队,万众心相随。泪水模糊了我们的双眼,灵车隔断了我们的视线。日理万机的总理啊,敬爱的周总理啊!我们多想再看一看您,再看一看您哪!爸爸,淮安是周恩来同志的诞生地,您一直以与周总理是同乡感到自豪。

我奶奶的老家是淮安的,是周总理的老家。您带我到淮安府衙去参观,记得最清楚的是在大堂前,有一副楹联是这样写的:“吃百姓之饭,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莫说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这副楹联写明了官和民的辨证关系。您告诉我,周总理就是一心想着百姓,为民造福的好官,所以人民爱戴他。

刑科主管司法事务,门前的楹联是:“量刑无枉皇恩显,执法秉公天宪彰”,意思是说,刑科在办理案件和量刑时一定要秉公执法,正义公平,不辜负皇帝和苍天的厚爱和信任。您告诉我,这里曾是《窦娥冤》故事的发生地,历史的教训值得借鉴。

检察官一定要坚持公平正义,不放过一个坏人,不冤枉一个好人。这是检察官职责所在啊!爸爸的教诲,我牢牢的记在心中。

爸爸,您面对死亡的坚强、乐观、豁达,让我终生不忘。

我刻骨铭心地记得这一天,我陪您去医院拿核磁共振报告时,您看了一下报告,淡淡地一笑,对我说,后面两个CA不是癌症嘛!我一下子抽泣起来,冲出门诊大厅,在门外放声大哭。5分钟后擦干眼泪,再度回转。仔细地看了卡片上“诊断”一栏有些潦草的字:食道癌晚期。您拍了拍我的肩说,癌症没什么可怕的,不要难过。好像癌症是得在我身上的一样。

公安局的领导都到医院来了,和院长一起商量下一步的治疗方案,您也没回避,好像在制定一场战斗方案一样的淡定。

院长说,如果不予治疗,3到6个月就要死亡,这意味着父亲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如果动手术有三种可能性,一是在手术台上就下不来;二是开下来发现扩散了不能手术,再缝合起来;三是能成功地做好手术。

张局长问道,做手术成功的把握有多少?院长说,成功的可能性很小,因为病人体质很差,有心脏病,肝硬化,如果开刀,第一种可能性最大,我们也是对老领导负责。

怎么办?不动手术,还能活3到6个月,如动手术,很可能下不了手术台,立刻命归九泉,如何决定?

爸爸,记得您毫不犹豫地作了选择,开刀吧,就这么定了,就像军人,这也是一场战斗!要主动出击。死,也要死在前进的道路上!

要家属签字,妈妈不愿意签,我和哥哥又不敢签。爸爸,记得您拿起笔就签,对院长说,我死在手术台上不要你们负责,怎么样?放下笔望着院长嘿嘿一笑,好,我们共同努力。爸爸和院长一击掌,我眼泪又流了下来。

什么叫视死如归?我今天终于看到了。爸爸,您真了不起!这就是军人百挠不挠的志气,一往无前的勇气,宁折不弯的骨气啊!

这不是常人所能做到的,和您一起检查的一个病人,比您年轻,比您体质好,一听说是癌症,当场,就站不住了。

夏检让我不要去上班了,这两天在家好好地陪着爸爸。

我扶着爸爸的胳膊,到街心花园去晒太阳,散散心,这样的日子不会太多了。

春天的阳光格外明媚,微风吹来,清新、幽香、淡雅的泥土气息迎面而来。温暖的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

“爸,今天的阳光真好。”我扶着爸爸坐在长椅上,眯起眼睛,素面朝天,享受着缕缕阳光柔柔的、暖暖的亲吻。

“方圆,阳光给人们带来什么?”爸爸沐浴着阳光问道。

“那还用说,阳光能给人们带来光明和温暖。”

“还有呢?”

“还有生命与希望,万物生长靠太阳。”我完全闭起了双眼,啊,晒太阳真是一种享受啊!

“还有呢?”

“还有能量。”我想了一下才回答。

“还有呢?”

“没有了,爸。您跟我学,脸朝太阳晒,真舒服啊。来呀!”我撒娇般非让爸爸跟着学。

爸爸拗不过我,只有仰面朝天,晒了一会儿,又问道:“阳光还能给人们带来什么?”

“真得想不起来了,还有什么?您说吧。”

“还有阴影,有阳光的地方就会有阴影。”爸爸不紧不慢地说道。

“您说什么?”我睁大了眼睛,坐起身来,盯着爸爸看,爸爸还在闭目养神呢。爸爸最近老得多了,头上布满了银发,抬头纹和眼角纹都很重。

“怎么,不相信啊?”爸爸睁开了眼睛,指着不远的一排香樟树:“您看,哪一棵树在阳光下没有阴影?”

一点不假,真的都有阴影,这还是一个真理唉。

“有阳光就有阴暗,这就是生活。也许我这辈子都更多地在跟阴暗的事情打交道,所以看到了阳光就想到了阴暗。我这一辈子最遗憾的就是没什么文化,我的那点法律知识都是参加工作后自学的,可是最基本的做人做事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我其实心里挺佩服您的,您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是伟大的,是英雄人物。”真的,我说的是心里话。

“爸爸,您总跟阴暗的事情打交道,是不是就容易忘了光明了?”

“不,阳光下有阴影,凡是有阴影的地方,背后一定是阳光,所以我就更懂得珍惜光明。”爸爸那双温和的眼睛闪烁着慈祥的光芒。

“爸爸,您说得还挺富有哲理的。”

“方圆啊,正义总要有人去捍卫,国家总要有人去守护,检察官很辛苦,总要有人去当,既然选择了检察官这个职业,就意味着今后会经常遇到种种特殊现象。我的女儿不能做逃兵啊!”爸爸那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几十年的风雨岁月留下的皱纹和期望。

“爸爸,我当上检察官,才了解检察官工作是多么的神圣和伟大,才知道坚守公平正义的是多么的重要。我坚守阵地,不当逃兵,当勇往直前的战士!”

“方圆啊,明天陪爸爸一起去?敢吗?……”明天爸爸就要动手术了,我不想提及,您却是那么坦然。

北京癫痫中医治疗方法
青海儿童癫痫哪里好
西安看癫痫病的正规医院

友情链接:

羞花闭月网 | 鱼人公主 | 沈阳违章查询系统 | 搜狗浏览器优化版 | 仰卧起坐训练方法 | 微信总部 | 金华日报在线阅读